|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風起迷行 >第六十六章 推理

第六十六章 推理 (1/1)

小說名稱《風起迷行》 作者:門三派  更新時間:2020-01-25 20:32  字數:2431

“我怎么覺得,是你倆合起伙來在搞我們呢?”一直沒有開口的齙牙八突然接過話說道。

  “你可以這么認為,但有一點你要記住,老八,你是我師父的義子,我是你義父的徒弟,可以說不是兄弟勝似兄弟,況且咱倆目的相同,都是為了查明他老人家的下落。你可以懷疑任何人,但絕不能懷疑我,因為你我,是這世上彼此最親的人。”三哥語重心長的對齙牙八說道。

  三哥的這番話,難免有些要打感情牌的意思。

  果不其然,齙牙八聽后,當下啞口無言,默不作聲。

  “小風,你呢?你也不相信我?”三哥一雙眼睛直視與我,似乎想要將我看穿。

  我毫不示弱的與他對視,良久才開口說道:

  “無所謂相不相信,我才來京城,與在座的幾位也都相識不久,不了解,就無從判斷真假。坦白來說,在沒找到真相之前,我不會相信任何人,但我始終堅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再濃的迷霧,也有得見天日的一天,任何鬼蜮伎倆,終究都會露出馬腳。”

  在講這段話的同時,其實我心里已經對當前形勢做了判斷和分析......

  從整個九龍山事件來看,如果把所涉及人員分為正反兩方的話,很顯然,我、齙牙八、慕容曉曉為正方;反方的人相對而言就很難確定了,起碼三哥、南宮羽,這二人身份模糊,不確定,只能放在中立或待定位置上。

  而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白南風,身份同樣可疑,也應當劃為待定一列。

  對了!還有一人,我怎么會把這個人給忘了,忽然間,我好像抓住些什么,同時還有種細思極恐的感覺。

  心中稍一整理,便暗自分析起來......

  這個人我在前文里提到過好幾次,絕對與九龍山事件中脫不了關系,而且很可能還是個至關重要的人物,如果將此人暫且定義為反方,那一切或許都能解釋通了......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嚴家家主——嚴名山。

  雖說目前我與嚴名山尚無交集,但種種跡象表明,他是整個事件中最不可忽視一人,卻恰恰又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人物。

  第一次知道這個人,還是在密道中偷聽了他與一個類似于管家身份之人的對話,并且得知齙牙八盜取懷表之事。

  第二次聽到關于這個人的消息,則是通過齙牙八之口。

  第三次,也就是剛才三哥在講述九龍山事件的來龍去脈中,提到了嚴名山。

  但對于嚴名山,我幾乎一無所知,只知道他乃鬼行中古字一行的最新統治者,與棄鬼宗這個神秘的宗門幫派,有著曖昧不清的關系。

  我記得在下山前,大師父畫皮鬼娘曾跟我講過,說聯合考古事件之后,棄鬼宗突然橫空出世,并購整個鬼市,鬼行也就此徹底大洗牌,迎來五大家族的統治,而嚴家便是這五大家族的其中之一。

  由此推斷,棄鬼宗很有可能是聯合考古事件的最大推動者,也可以說是終極元兇。

  那么作為嚴家家主嚴名山,自然有參與其中的可能。

  嚴名山先前之所以會用盡招數,從白南風手中奪取老懷表,其原因肯定不是為了懷表之本身價值,而是其中所隱藏的古墓信息。

  記得當初,我在密道偷聽他與管家的對話時,其內容中,就曾提到那塊懷表關乎著三十多年前的一樁舊事。

  從這一點來看,九龍山古墓肯定藏有什么重要信息,是嚴名山想要獲取的。

  如果綜上所述靠譜的話,那么此次九龍山事件,或許嚴名山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他一手策劃的這一陰謀,而非三哥和南宮羽。

  我突然有一個大膽猜測,也許真相會是這樣的......

  前些日子,嚴名山安排一隊人馬,在河北境內將白南風從三哥手中搶走,而后又通過某種手段,迫使白南風交出懷表,從而獲知九龍山古墓信息。

  為從古墓里找到其想要的東西,嚴名山必須請一批倒斗高手,來替他完成這一任務,于是乎,制定出一套周詳的倒斗計劃。

  這個計劃,既要能得到他想要之物,又要能規避風險,同時還可以解決他的后患,須得做到一石三鳥才行。

  放眼整個鬼市,三哥無疑是斗子一行中最為出色的倒斗高手,同時也是嚴名山最大的后患之憂,自然也就成為整盤棋局當中最重要一子。

  而白南風、南宮羽恰恰是整個布局的最大推動者。

  嚴名山首先要安排一隊人,帶白南風現身于九龍山,后將這一消息放給幽歌樓,由此,三哥自然會從南宮羽口中得到這一消息,從而馬不停蹄的趕往九龍山。

  至于我和慕容曉曉,也許壓根兒不在其計劃之內,送信給我們的,應該另有其人。齙牙八更不用說了,完全是無意中被卷入此局。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嚴名山料定三哥會在九龍山古墓,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于是讓先頭趕去九龍山的一隊人,伺機而動,好從三哥手中奪得此物,然后再來個借刀殺人,設法將哥困死于古墓之內。

  當計劃進行到這一步的時候,等于已經成功一大半,接下來只要再將幽歌樓拉下水,也就是甩鍋給南宮羽便可,如此一來,整件事斷然不會牽扯到他。

  只可惜,嚴名山千算萬算,還是算漏一步,他不曉得,早在布這個局之前,南宮羽已經先一步得知他從白南風手中奪取懷表的事。

  另外,中間還出現一個小插曲,他怎么也不會料到,在這等節骨眼兒上,齙牙八居然會橫插一杠,從他手中偷走懷表......

  還有一點,也是其不可控制的,他事先安排去往九龍山之人,很可能受白南風鼓動,在三哥沒到之前,就已經先一步進入地宮,結果大部分葬身其中。

  嚴名山應該通過某種途徑或渠道,得知這一消息,而這一消息對他來說,無疑是最沉重的打擊。

  接二連三出現的問題,讓他清楚的認識,人算不如天算這個道理,自己精心所布之局,恐怕要以失敗告終,而他要找的東西,估計也已經落入三哥之手。

  為避免事情敗露,將他牽扯其中,嚴名山只能想辦法讓三哥走不出古墓,即便出來,也無法開口才行。

  不得已之下,他將九龍山古墓信息,透露給警方,勢必要將三哥置于死地,以確保不會牽扯與他......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