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奇異說書人 >第八十二回:情濃霧薄

第八十二回:情濃霧薄 (1/2)

小說名稱《奇異說書人》 作者:胡老方  更新時間:2020-01-23 14:39  字數:3428

且說這一天夜里,那知府衙門里的兩位班頭因而為知府大人司空所接到的一樁案件而奔波了一天,僅僅只為了那縹緲無緣的一絲線索。

  然而,兩位班頭卻在深夜里遇到一只邪門無比的小小玄貓,最終卻是得到了案件的一些線索,連忙回了衙門像司空報。

  后山亂葬崗因一只黑貓而將一切的秘密告知到了司空的耳朵里,司空也因此得到了錦州府盜尸案的線索。

  這乃是官府家的事情,是司空作為官員而需要做的事情,乃為公事。這一夜里的所有邪門事情,卻是與那鏡花緣的雨蝶姑娘毫無相干。

  她僅僅是一個被困在鏡花緣不得出入的可憐女子,將其相貌掛在錦州府的最高境界,供天下男子欣賞,追捧,卻最終得不到自己所愛,尋不得愛自己之人。

  那個深深愛著自己的男子,披著一個自己看著就會害怕的官服,過著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被冤死亡魂洗刷過一切情緒的面部,永不會說上一些動聽的甜言蜜語。

  就是如此的一個男人,縱使是終于有了些許的時間來看一眼自己,卻也只是匆匆而來,匆匆而去,哪里有著什么曖昧可言?

  深夜窗外薄霧朦朧,鏡花緣窗外的一切被這薄霧籠罩,從這里看不到外面一點點的動靜,外面的世界也許早就已經沉睡了罷!

  然而鏡花緣這里卻仍是燈火輝煌,男人們進進出出,女人們站在顯眼的地方拉著客人說說笑笑。

  可以說,夜里的鏡花緣才是最為熱鬧,情欲最濃的鏡花緣,這里的女人都盼著自己的老相好能夠前來光顧自己,不為多賺一些錢,就是想好好的陪著那眾多無情人之中還有些感情的男人。

  畢竟,青樓女子并非死物,縱使在這物欲橫流的地方,在這只有欲望卻難尋情愫的地方仍能夠尋得一絲絲讓自己安慰的情感。

  就算沒有如此,她們也終究能夠聽得一些甜言蜜語,有著陪伴自己過夜之人。可這些并非好事,也是她們所厭惡的事情,她們巴不得像雨蝶姑娘那樣,高高的掛在天上,不受這些臭男人的騷擾。

  可是,冷冷清清的雨蝶姑娘,卻是還羨慕她們的生活咧!

  這才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除卻他人盡是苦啊!

  整個鏡花緣在這深夜里活了起來,吵吵嚷嚷的讓雨蝶姑娘睡不著,鏡花緣外面的世界被蒙上細細的薄霧,阻止著雨蝶姑娘的融入。

  而這鏡花緣樓下,僅僅隔著一扇門的地方,她雨蝶,也同樣無法融入。

  雨蝶姑娘苦笑一聲,每到這個時候,縱使是她,也只有以酒澆愁!

  也許喝得醉了,喝得昏了,一覺睡過去,便不知道苦了罷!可是每次的苦痛,在下一次同樣的時候仍然會被吊起,連帶這一次的苦痛疊加在一起。

  這鏡花緣的酒,叫做勿忘水,喝在喉嚨里面甜美無比,回味無窮。

  可是這雨蝶姑娘卻沒有什么可以回味的地方,一杯勿忘水入口,卻是辛辣無比,痛入心扉,順著喉嚨一直痛到心頭。

  雨蝶姑娘喜歡這種痛處,每次這樣痛過之后,方得一息的平穩。這杯酒,在別人手里,總是陪著人喝,可是她卻無人來陪,她如此的高高在上,那些男人見一面她都難如登天,何來陪伴?

  雨蝶經常在深夜里喝勿忘水,可是她的酒量卻總是不長進,只一會兒的時間,雨蝶姑娘便已經迷醉,被勿忘水染得通紅的臉蛋是常人見不到的。

  如同一塊白嫩無暇的美玉之上滴上了一滴鮮血,在白玉之上慢慢的暈開,漸漸的染便了玉的全身,最終使得雨蝶的雙耳,甚至是整個身子都有些微微發紅。

  也不知是因為醉酒還是因為什么,雨蝶姑娘那飽含著情絲的眼睛,卻是透過了窗外的薄霧,看到了一個人!

  并非是那個讓她害怕卻愛著她的那個男人,而是一個女子!

  那女子身下騎著一個黑豹,黑豹腳踏著虛空,踩在這薄霧之上。女子身姿妖嬈,倒坐在黑豹身上,只讓雨蝶姑娘看到了她那妖嬈的后背,修長的腰肢和柔順的情絲。

  黑豹生得恐怖,而它的步伐卻優雅無比,不緊不慢的踏空而來,漸漸的靠近了鏡花緣。

  “吱呀~”

  不等雨蝶過去講窗子打開,那窗戶卻主動打開到最大,留出一個足夠讓這黑豹和這女子進入的空間。

  雨蝶微微皺了皺眉頭,眼前的這個女子穿得單薄,一件比這薄霧還要薄的衣物掛在身上,將她的腰肢體現的淋漓盡致,一雙細嫩白皙的雙手理著從頭上垂下的情絲,就是看不到她的臉,雨蝶也覺得這女子定是個貌若天仙的女子,甚至不輸于自己!

  “你是~”

  黑豹緩緩的進入到了雨蝶的閨房之中,妖嬈優雅的趴在了一邊,而那個黑豹背上的女子,也終于要轉過身來。

  “雨蝶姑娘,深夜為何獨自一人飲酒啊?”

  美麗的女子緩緩的轉過身來,當她的臉映在雨蝶姑娘的眼中的時候,卻是驚得雨蝶姑娘呆了。而雨蝶姑娘那驚艷的容貌被山鬼看到時候,也震驚了山鬼。

  這究竟是什么樣的女子才會擁有的一張漂亮臉蛋啊!這一張臉縱使是她用遍了兩百多名漂亮女子的臉蛋,也未曾有一個能夠低得過雨蝶姑娘。這是一種她所想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