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為賦秋辭強說愁 >第二十五章 化蝶.叁

第二十五章 化蝶.叁 (1/1)

小說名稱《為賦秋辭強說愁》 作者:不寫人  更新時間:2020-01-24 14:27  字數:2641

這下皇帝都出面了,永國公府的門楣又高了幾檔,什么翁主、縣主公爺夫人一概不要了,年節時聚會就一眼相中了賢妃娘娘的女兒齊嵐公主。老皇帝兒子有十七八個,女兒卻只有兩個,頭一個是元皇后所出,養到六歲就死了,這后一個便是齊嵐,她倒是沒病沒災地活了下來,巧的是長到六歲時,她母妃死了。賢妃是皇帝的寵妃,她生的女兒自然也被捧在手心里寵。別的皇帝出游都帶皇后愛妃,當今陛下卻唯獨愿帶女兒,過度的寵溺,倒沒養出個跋扈公主,卻讓齊嵐成了個二十六歲的老姑娘。

  齊嵐挑了十年的夫婿,沒有一個合她心意,早些年倒是聽說過那個玉樹蘭橋,只恨自己早生了幾年,便有意愿下嫁公府,卻也沒臉向皇帝開那個口。如今公爺夫人此番,真真合了她的意,斂容沉吟一番,半推半就一番,就點頭應了。是夜,女鬼入夢,逼得齊嵐出家做了姑子。

  三女成鬼,蘭橋從此上了翡翠白玉榜。

  這翡翠白玉不是玉,而是于越一帶窮苦人家桌上一道爛了又爛,臭了又臭的霉菜,因它色綠如碧,常搭配豆腐,便被那些說雨不是雨的文人騷客,取個了這么雅致的名字。只名字再好聽,依舊難改它惡臭撲鼻的德性。翡翠白玉榜便是借了這個臭字,上榜者皆是世家中,名聲最臭的子弟,也是好人家的娘子尋夫婿時,首要避免的人選。

  公爺夫人瞧著榜單,姓劉的強暴民女,姓秦的服五石散,還有姓樓的好男風姓李的行,一個個畜生不如的東西,竟都排在蘭橋之下,氣得她兩眼一抹黑,在塌上躺了半個月。

  只到底是哪來的女鬼這樣厲害,皇帝派人來除,王府派人來除,就連無端被罰的侯府不計前嫌也派人來除,一撥又一撥的道士將國公府圍成水泄不通,五花八門的陣法連擺八十一天,道士搖鈴念的經,公爺順著都能背了下來,也拿不出半只鬼影來。

  等過了三年,國公府鬧鬼的風波漸漸平息,公爺夫人便尋思找個小家碧玉試水,譬如寧縣男的女兒就挺好。只媒人都未來得及上門,縣男府便傳出個黃花閨女與農家小子私奔的丑聞。

  之后的歲月,街上總有人游唱:娘子娘子,寧嫁農家小子,也莫入永國公府。蘭橋蘭橋,你道他那樣好,卻已是女鬼丈夫。

  公爺夫人都快哭死了,那蘭橋卻如個局外人,清晨安慰母親一番后,便獨自坐在園中一株大榕樹下,喝茶看書數日子。他在數什么日子呢?誰也不知道。

  永國公府有五殿四園,園中植物照著四季變換,從外往里是海棠、芙蓉、丹桂種得滿滿當當,偏最后一座園子什么也不種,一株大榕樹抓住了秋辭全部的目光。

  這株榕樹有來頭,是蘭橋抓周時,放著世間萬物不選,偏挑了株半死不活的小樹苗,寶貝似的環在胸口,任誰也取不下來。永國公見他這樣歡喜,便單獨造個園子,鑿石蓄湖,將小樹苗栽入沃土,細細養護。可是樹養大了,盤根錯節,卻總不見綠,公爺覺樹非好兆,又礙于蘭橋喜歡,不好將樹砍了,便只將他的屋子移到春園,離樹遠遠地才好。

  秋辭隔著園湖,看不出榕樹有什么不妥,只走近了幾步便覺后背心涼颼颼的,有個鬼影正坐在樹干上,垂著兩只小腳,十分好奇地望著她。

  鬼影紅衣飄飄蕩蕩,雪白的一頭長發,還繞著幾朵粉嫩嫩的海棠。她抬手指了指秋辭,笑道:“娘子打哪來?到此又為何事?”

  秋辭也笑了笑,靠著樹干仰頭回道:“打烏傷來,到此是為尋一只鳥。”

  “娘子倒是雅致,只可惜這園子里除了我,什么也沒有。”

  “你又是打哪來?在此是為何事?”

  鬼影想了想,“打羅浮來,在此是為守人。”

  秋辭道:“所以你將她們趕跑,就是為了孤獨又霸道地守著蘭橋?”

  鬼影似有些興奮,單手撐樹跳了下來。秋辭看著她,輕紗遮著她的面,可右邊臉上那塊被烈火啃噬后留下的疤痕,依舊清晰可見。她笑道:“娘子缺朋友嗎?我叫宋榕,性格極好,別看我現在這個樣子,以前的我可好看了。”

  “我倒是不缺朋友,你且說說,以前的你有多好看。”

  “我的故事很長,娘子可別聽了一半就走,我已經許久沒跟人說話了,就快憋死了。”

  “我的父親是個糊涂人,叫他表妹給下了藥,兩人衣服都沒脫睡在一張床上,醒來后表妹尋死覓活,父親要保她名節,便承諾迎她入門。可我母親才去世三個月啊,哪怕死的是條狗,也不可能這樣快忘了,更可況是朝夕相處的妻呢?”

  “可我那時才十歲,哭了鬧了又有誰會聽呢?三日后,表妹坐著曾經抬過我母親的花轎,盛裝華服地來了。新婚那日我去看了,躲在表妹身后,偷偷地掀開她的蓋頭,我那時手里就拿著一把剪刀,想著剪破她的嫁衣,讓她當眾出丑,可恨我年紀太小,力氣也小,表妹驚叫著推開我,我拽著蓋頭倒在地上,剪刀飛出老遠。我看見了她的容貌,頓時崩潰地哭了。”

  “娘子啊,我見過她,那夜就是她捧著那碗摻了毒的藥,一滴不落地灌入我母親喉嚨里。我哭著喊著告訴父親,她是殺我母親的兇手,可我年紀小啊,人人都拿我當笑話,就連祖父都罵我不知禮數,叫人拉走我,罰我一日不能吃飯。”

  “我哭了許久,直到哭沒了力氣,哭成了病秧子。表妹裝著一副慈祥后母的樣子來看我,她說會待我好,自然是當著我父親的面,父親不過才出房門半步,她便陰下那張千嬌百媚的狐貍臉,叫我好自為之。那時我不懂她的意思,直到我喝下了那碗父親端來的小米粥,吐出一大口血,自此我便再未醒過。”

  “我知道粥里的毒和父親沒有關系,所幸我并沒有死,像個活死人在榻上睡了六年,睡到祖父死了,祖母死了,在一個夏日,我被人用浸了水的絹帛,斷了氣息。”

  秋辭與她一道坐在樹蔭下,捧著頭認真地聽她講,“你沒說你有多好看。”

  “娘子莫急,人死了可不是終點。我隨著鬼差下了地府,鬼帝說我怨念太深,便是身家清白也不能投胎。于是我就在冥府,渾渾噩噩地生活了下來。我素來是個活潑的人,小時候母親陪在身邊,我能樹上樹下玩上一整天,全像是只泥猴。后來母親病了,我便在她榻前玩蚯蚓蚱蜢,照樣不亦樂乎。當我得知善良的母親,來生投了好胎時,六年來不人不鬼養成的自閉,一瞬間便通了,我漸漸找回了十歲前的樂觀天真。”

  “上頭沒人為我燒紙,我便找鬼帝借了點錢,買了胭脂紅裙,春光明艷地走在頭七街上,那些鬼啊妖啊,都看直了眼。你知道嗎,原來鬼是可以成親的,一日之內就有十只鬼托白臉媒婆找我說親,只我那時玩性大發,可不想再被困在園子里,抬頭見到的天都是方方正正的,便尋了個家父未死,不敢擅自做主的理由,回了他們。”

  秋辭點了點頭,道:“倒是有好看的影子了。”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