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仙卿為何不知愁 >432

432 (1/1)

小說名稱《仙卿為何不知愁》 作者:芥子塞上  更新時間:2019-11-14 07:18  字數:2535

肆意將寶杖在手上掂了掂,猛然頓住,隨即斂去神色,穩穩歸還到青楓子手中,平靜道:“雨師杖還是雨師自己收好吧。”

封奕將盤龍杖交給青楓子時,滿臉不在乎,眉眼間隱隱透露著一絲厭惡,仿佛根本不在意他要不要,要就拿走,不要就扔到別處去。所以她想,這杖給與不給都沒有太大區別。

青楓子擰著眉頭,沒有接手,似乎很不能理解她的行為:“你什么意思?”

盤龍杖又開始“嚶嚶”鳴響,肆意心中一動,道:“沾著仙氣的東西,放在魔域里也沒人會要的。況且你來魔域不就是為了找它嗎?”

她一直在想青楓子又是闖天廷,又是闖魔域的,到底是為了什么?不會單單只是她猜測的奪占一個仙體,應該還有其他目的。因為就算奪仙體成功,接下來呢?難道就裝作什么都沒發生過,用那個仙官的身份繼續活下去?什么都不做了?況且還有他體內日積月累愈發濃重的魔息鬼氣,又該如何祛除?

原本這些她是怎么也想不通,但現在她好像忽然間想通了。

青楓子一愣,眸色深了深,道:“你怎么知道!唔!”似乎發覺自己說漏嘴,立刻改口道:“你到底想說什么?!”

她怎么知道?知道寶杖還存有仙氣?還是知道他來魔域是為了尋寶杖?

沒錯,未拿到雨師杖之前,肆意確實只以為這是一把被淬煉轉化的魔器,但是拿到手后,她忽然發現并不是如此。

這依舊是一把神器,只不過被人強行覆上了厚重的魔息,所以不細看根本察覺不出來。而其內在的器魂完好無損,沒有半分缺失,甚至靈息充沛,幾乎要狂溢而出。

再回想青楓子吐血的時候,紅龍曾低頭查看。當時不覺有異,現在想來這不就是典型的共鳴嗎!還有封奕最初的厭惡,其實不是對盤龍杖,而是對杖上的仙氣!

至于盤龍杖“嚶嚶”響個不停,依肆意的理解,它其實是在控訴抱怨,有可能是抱怨主人將它拋棄太久,也有可能是不滿主人身上的魔氣。當然還有可能是太過于興奮了……

她亂七八糟想了那么多,實際卻根本沒有那么復雜……

既然青楓子打算奪仙體,沒有趁手的法器怎么行呢。

肆意拿杖的手懸在空中,有些酸,道:“如果我是你,就先接了。”

青楓子蹙眉定定看著她:“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我什么都不會說的。”須臾,伸手接過寶杖,動作不情不愿又分外急切。

肆意擺擺手,露出掌心的磨核,道:“雨師,你好像搞錯了什么,我可不是在和你談條件。”

青楓子看都不看一眼磨核,譏笑道:“區區一顆磨核,就以為能置我于死地了?笑話!”

肆意將磨核收回懷中,道:“誰說我只有一顆。”

青楓子立刻睜大了眼睛:“什么!你!卑鄙!”

肆意微微偏頭:“哪里哪里,我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一個略顯疲憊的聲音在后方響起:“同意。”

兩人一驚,同時看過去。

“封兒!你醒了!”肆意知道磨核在手,青楓子不敢輕舉妄動,于是毫無顧忌地跑向聲音方向。

由于適才紅龍頂宮,導致整座南宮搖擺了好一陣子,如今地面上到處都是碎木以及翻倒的桌椅架。封奕剛從一處灰中爬起,便看到滿地狼藉,微微一愣。又看到肆意朝他奔來,立刻皺眉揮開身前障礙物,道:“上仙不要跑,小心摔。”

肆意根本沒聽他在說什么,一雙眼睛掃視遍他全身,結束時道:“封兒,你現在是清醒的嗎?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封奕迅速調整神情,道:“嗯,很清醒。沒有。”

見他面色微紅,卻回答果斷,肆意懷疑道:“真的沒有?”

封奕緊盯著她,道:“沒有。”

肆意語塞了瞬,接著問:“那你還記得之前的發生了什么嗎?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會突然間氣息那么混亂?”

封奕眸光微閃,沒有立刻回答,似乎在思考。須臾,才道:“有點映像,上仙好像一直抱著我。”

肆意一怔,心道:這種不重要的事情你記那么清楚做什么……

感覺氣氛變得微妙,肆意假裝“咳”了幾聲,立刻轉移話題:“封兒,即便你現在沒事了,還是應該再尋醫者過來看一看,千萬不要留下什么后遺癥。”

封奕卻道:“不要緊,舊疾罷了。”頓了頓,眼神透出一道光,道:“上仙這是擔心我?”

聞言,肆意覺得更嚴重了,一介魔尊的舊疾!需要魔尊通過沉睡去緩解的舊疾!

這哪是舊疾啊,分明更像毒發吧!那種每個月發一次,發到最后無藥可解而死的慢性毒!

“我當然擔心啊,你當時的樣子那么慘,我……喂!你怎么還笑啊??……封兒,你是不是燒壞了?!”肆意伸手就要摸他額頭。

封奕本笑得星眸燦亮,忽然拉下她的手,嚴肅道:“你的手怎么回事?”

肆意一愣,沒明白他指什么,于是定睛一看,手背上赫然一道長裂口,邊緣還在微微冒血,而中間滲出的血早已凝固,形成一條扭曲的血痂。

她想起來了,是那時候兩人即將倒地,她為了給封奕墊腦袋,在地上摩擦出來的。當時只覺刺痛,壓根沒當回事。沒想到居然劃成了這樣。

肆意抽回手,道:“沒事,小傷而已,養幾天就會好了。”

“說得輕巧。”封奕蹙眉逼向青楓子,沉聲道:“都是你!”

青楓子一臉無語,道:“我怎么了?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

“你算哪門子的百姓點燈!”封奕放出一陣潑風,風聲“嗖嗖”,如利刃般劈向青楓子。

青楓子堪堪躲過,被削掉臉側一縷發,語氣沒有半分害怕,反而帶上了調侃:“封奕!作為過來人奉勸你,化魔的時候還是不要亂用法力為好,傷的是你自己!”

聞言,肆意一愣,抓住封奕的手道:“化魔?你為何還要化魔?”

化魔乃是除天生為魔以外的其他,比如人,妖,鬼,仙逐漸入魔的過程。但封奕早就是大魔頭了,為什么還會化魔?

過來人?難道青楓子和封奕有同樣的癥狀?

對于肆意投來的目光,封奕竟是直接躲開了,聲音沉重道:“上仙不要聽他胡說八道!”

這么明顯的逃避,真當她看不出來嗎……

不過,眼下處理其他事要緊,她也不想在青楓子面前讓封奕難堪,于是便說:“好,我不聽也不問,但只限于今日。”往后她還是要問清楚的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