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青川舊史 >第三百五十五章 別來無恙

第三百五十五章 別來無恙 (1/2)

小說名稱《青川舊史》 作者:梁語澄  更新時間:2019-11-14 06:07  字數:3912

最歡樓背后的小巷,也就是從此樓后門出來那條窄徑。

而阮雪音口中神秘所在,與最歡樓其實平行,就在旁邊的民居地下。

她甚少回鎖寧城,對城中諸般并不熟悉,之所以曉得這間歡場,一因其名氣大,二便是因,她每每過來,都要經過其后門。

總是下雨,她至此處。今夜卻沒有。

掀開厚重門簾,進得一家昏暗小酒肆。一如往日,她披了件淺茶色斗篷,掩著面,極易隱沒在夜間室內暗沉光線中。

穿過酒肆,快步經過一段逼仄走道,右手邊一間小作坊,專打制小件金銀鐵器,多年如此。她總在想,說不定下一次來就沒了。

竟然還在。

經過作坊,走到盡頭,左手邊一道與墻體顏色極相近的深灰門簾,周遭漆黑,若非知情,根本不會被注意到。即使注意到了,如此森然環境,也很少有人敢掀簾進去。

阮雪音掀簾進了去。

是一段奇長看不見盡頭的木梯。直直往下,陡且窄,寬度只夠一人通過。鎖寧城潮濕,踩著木階吱嘎作響地走,越到下面,濕涼越重,好在是春夏天,并不覺冷,而盡頭若隱若現的暖黃光暈,是鼓舞造訪者就著一側扶手走下去的全部動力。

終至盡頭。

沒有豁然開朗。

卻是字面意義的蓬蓽生輝。

墻壁灰敗,被架架舊書掩蓋掉大半。中間也是書架,一架排一架,矮而長,紛而密,其間通道極窄,書冊層疊,看起來有些凌亂。

但滿室光線盈然。似燙了金的暖黃色交錯在被書架書籍切割的空間當中,無處無在,無孔不入,以至于那些明明殘破的故紙也散發出歷久彌新的深遠味道。

太狹小,太擁擠,沒有桌椅,只角落上一方小幾。無論什么時候來,主人家都在那小幾后慢吞吞寫著小篆,花白須發,頭上一頂墨灰色氈帽。

“來了啊。有日子沒見你了。”

阮雪音卸下斗篷連帽,“老人家,好久不見。”

老者點頭,花白胡須顫在滿室燈色中,看不出笑沒笑,

“別來無恙。”嗓音沉且厚,略微啞,“看完放回原處,別亂了。”

總是這句。她每次來,寒暄之語都簡,最后以此句結尾。

阮雪音點頭,那老者便再次埋頭,繼續寫他的小篆。

燈燭皆置于書架頂端。每架上五盞,等距排列,故而滿室通透。最初來,她總擔心拿書時不小心驚動架頂,導致某盞燈就此掉下來。

會是大災難,不止書籍紙張付之一炬,人也可能來不及跑。

卻從未發生過。

不僅她來時未發生過,她不在的那些漫長光陰里,也未發生過。

所以這間地下書屋存活至今。

然后她結論,有些人們一直擔心的事,也許永遠不會發生;而那些沒人想過的事,卻一件件發生了。

周而復始,這些無法控制、驟然而起又莫名其妙的念頭。她甩掉它們,熟練邁進其中兩排書架間的通道,慢慢走,隨意看,打算先瀏覽一遍。

太久沒來。書的排列順序已有些模糊了。

但老者的囑咐很管用。這些書看似凌亂,卻有排列規則,位置經年不變。來此閱覽的寥寥訪客,也都謹守規則,從未出過錯。

木梯上吱嘎聲又響起來。

阮雪音微挑眉。不是沒在此碰到過其他訪客,但今夜特殊,顧星朗在鎖寧城,她不如以往踏實,總盼著誰也不要碰到為好。

哪怕陌生人。

遂又往里走了走,兜上斗篷連帽,凝神聽腳步聲。

錯開便好。她盤算。書架多,書籍密,很容易錯開。待對方挑好書席地坐下,自己也坐下,同一大空間,無數小空間,沒人再移動,便絕難照面。

腳步聲在木梯盡頭消失。該是下來了。她凝神再聽,沒了動靜。

也是,書屋內人人自覺,唯恐打破其間安靜,更不好攪擾已經在的訪客。自己走路,也是盡量不發出聲響的。

趕緊找本書坐下吧。

她拉一拉斗篷連帽,遮住更多側臉,在面前書架及目處扒拉。

沒有她愛看的。權且隨便翻一本,總歸是打發時間等人。

她伸手去拿那冊《長生殿》。

卻沒拿下來。

她怔了怔,旋即反應是有人在那頭也正拿。

待要松手,忽又順勢拿下來。

對方先一步松了手。

兩旁盡是故紙書冊,只這本《長生殿》原本所在處空了。

空隙生,也就看到了彼此的臉。

認識。

阮雪音第一反應只是認識。

眉目英氣,卻陰沉,輪廓偏粗礪,與凈白膚色不甚相稱。

在她印象中,此人多年來皆是這般模樣。寡言,獨來獨往,以至于桀驁。

但許是受此間燈色并滿室故紙暈染,他此刻看起來并沒有那么桀驁。空隙很小,只夠也只能看到五官——

陰沉之外,那目光里分明還有驚詫,以及更多復雜情緒。

更多是哪些,她一時體會不出。兩人就著書架厚度寸許距離看了對方好半晌,更該說是反應了好半晌,阮仲先開口:

“我過來。”

他沒出聲。這句話是口型。

阮雪音默然在這頭,隱憂升,下意識握了握那冊《長生殿》。

“什么時候回來的。”他問,低而輕,更多是氣音。

兩人面對坐下,卻是錯落相對,蓋因架間通道實在很窄。

“今日。路過。就走。”

她不記得怎樣同他說過話。很少。也許聊過幾次,嵌在年節又或天長節喧囂的崟宮人潮里。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