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的佛系田園 >第286回

第286回 (1/1)

小說名稱《我的佛系田園》 作者:竹子米  更新時間:2019-11-14 06:07  字數:2545

“是是是,絕對不理。”羅哥好笑地哄著老爸,并向妹子使個眼色。

羅青羽十分識趣,“爸,你太緊張了。我跟你講,現在外國年輕人都在鼓吹同.性.戀,像神木那么帥的男孩八成不喜歡女孩……”

噗,聽了這話,封伯伯直接噴茶。

“瞎說什么呢?”谷寧瞪她一眼。

“沒瞎說,不信你問我哥和年哥,他們在國外呆過。我最喜歡看帥哥愛帥哥,所以我對帥哥免疫。”最后一句是真話。

兩位老哥竊笑著,懶得接她的話,端起茶杯到另一桌給大家伙敬茶去。

羅青羽沒去,老哥這份職業有一定危險性,她知道他的壽命就夠了,他同事的壽命她不想知道。關系近了,總會忍不住要提醒或出手相助,對她不利。

趁人少,她把今天和馮萊的對話錄音播給封伯伯聽,讓他回去提醒封婷注意趙司敏這個人。

為嘛她不自己跟封婷說?讓長輩擔心真的妥嗎?

不然咧?

既然自己看見了,不能一聲不吭助長趙司敏的囂張行為吧?萬一封婷被她算計得皮骨不存,羅青羽也等于幫兇。

直接告訴封婷?

快別逗了,趙司敏和她相處多年,她對閨蜜的品性一無所察,還把這個麻煩招到枯木嶺,能力略窺一斑。

另外,由羅青羽提醒不具說服力。她除了年紀小,還跟趙司敏有過節,比如花青素和狐臭事件。所以,封婷肯定會讓她提供更多的證據。

呵呵,她哪有這時間?

對方不是自己的親人,羅青羽懶得替她操心。而封伯伯見多識廣,老謀深算,又是封婷的親爹,提醒他最合適不過了。

這樣會失去封婷的友情?

無妨,羅青羽只在乎老爸和封伯伯的友誼,她和封婷有表面情誼足夠了。

重生一遍的人,不需要太多所謂的朋友來證明自己,人緣好并非成功人生的標志。人生在世,有一兩知己足夠了,比如丁寒娜,比如年哥,還有溫遠修。

獨來獨往,不代表活得失敗;成群結隊,也不是成功的典范。重要的是,自己要活明白了,清楚自己的所求和在乎的是什么。千萬不要去故宮集

前世的羅萱追求家人平安喜樂,自己辛苦點沒什么;今世的她想追求心中的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都不容易,要繼續努力試一試……

吃過午飯,老哥和一群同事回去上班,其他人一起返回別墅新居那邊看看裝修的情況。

家中添了幾只小奶貓,羅青羽今回不敢耽誤太久,叮囑爸媽幾句,便和農伯年返回枯木嶺。

臨走前,她還到理發屋剪了一個齊劉海,少女感十足。

而封家,正如羅青羽所料,封婷根本不相信她的話。即便有封伯伯派人調查的資料和馮萊的錄音,她始終認為是馮萊怕羅青羽找麻煩,而故意胡說八道。

她還直接找趙司敏對質,趙說她那天鼻塞,以為馮萊是專業人士肯定錯不了。她說萬萬沒想到馮萊竟犯這種低級錯誤,非讓她滾出青臺市不可。

誰知不等她開始行動,她父親受.賄被抓了,姑姑家的生意也出了問題。一夜之間,趙司敏的身份一落千丈,所到之處受盡冷眼奚落。

當然,那是后話了……

說回枯木嶺,第二天,羅青羽收到霸總發來的圖片和信息。前世的前夫林wénqiáng,從南露那兒得的一筆錢被人轉走了。

他暴跳如雷,本想質問南露,卻找不到她人在哪里,甚至連她的真實名字都不知道,哪兒找?

又不敢找枯木嶺主人的晦氣,那女孩不但自身功夫硬,派出所還有她的熟人。他怕站著進去,出不來,最近網絡新聞很多關于派出所的黑料,忒嚇人。

問家中女人要錢搞投資,奈何對方反問他要錢給弟弟蓋房子。得,兩人大吵一架,林wénqiáng負氣離家出走,約豬朋狗友喝酒發泄郁悶去了。

命運是眷顧他的,當天晚上,他在酒吧遇到命定的貴人白富美,即將啟動開掛的人生……

而這一切,都與她無關。

看著信息消失,羅青羽心情平靜得很。另外,霸總還發來南露的消息。她結婚了,新郎是位戴眼鏡的斯文男,家勢不錯,算是嫁入豪門吧。

嫁人了,希望她思想作風成熟些,以后少給自己添麻煩。

郁悶的是,又是一天的清晨,羅青羽接到封婷的電話,“啊?我找人整趙家?你把我看得太厲害了,我沒那能耐……真不是我干的……找我年哥幫她?不可能。”莊子昊在古代

一同吃早餐的農伯年聽得很清楚,等她掛了電話才問:“誰找我?”

羅青羽一臉無語地說:“趙司敏家要破產了,包括她那些姻親什么的被一鍋端。不知她家得罪誰了,搞得好像誅九族。她求到婷姐那兒,婷姐讓我找你幫忙。”

這忙肯定不能幫,多行不義必自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年哥吃過早餐,一如既往的開車進城。他有時候中午回來,有時候是在晚上。如果中午回來,他會在外邊打包一些餐點回來給她。

至于羅青羽本人,她最近在琢磨香道,包括研究治狐臭的藥。感同身受,那毛病太擾人,她希望找到根治的方法。

醫書里,記載去狐臭的方法有很多。

有人用白醋,有人用茶葉,有人用生姜涂抹腋下。但都是治標不治本,功效頂多撐一兩天。

而現代的治療方法就簡便多了,直接動手術或非介入式手術治療。但,有些人諸多顧慮,覺得在身上動刀子會影響正常的新陳代謝,如果復發就坑爹了。

所以,還是用偏方根治更令人安心。

偏方上的藥材,枯木嶺上都有,大部分是她種下的,有些是外公以前種的。比如艾葉,紫花地丁,是用于研粉打汁所需的兩種材料。

差不多做好時,羅青羽到藥房的二樓,從瓷器架上翻找適合裝狐臭藥的瓶罐。那是她上回訂小瓷瓶時,順便訂的一小批瓶罐,扁的圓的,裝化妝品用的。

狐臭偏方是藥膏,早晚抹一次,連續使用一個月便能根治。

其實,羅家沒人有狐臭,這藥不必急著做。可她覺得,自己可以不用,但不能沒有。先備著,或許哪天用得上呢?

而真正的原因是,香道太難了,需要的工具多。家里沒有的,她要進丹爐山參考先人留下來的工具,把它畫出來,再找人訂做。

找誰?當然是谷展鵬,他家有一群通曉各種工藝的匠人。

而且他家的荷塘開花了,他在村友群里提醒她在夏天結束前去摘,否則要等明年。

2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