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女帝的絕世仙師 >第106章 李國師入主神道監,感懷老岳丈啊

第106章 李國師入主神道監,感懷老岳丈啊 (1/2)

小說名稱《女帝的絕世仙師》 作者:一只話梅  更新時間:2020-01-23 03:44  字數:3035

卻說李然臨時以次鋒的身份,打敗姬星寒之后,今年的比武大會局勢徹底扭轉,變成了大玄朝廷的主場。

  按賽制,三天之后,他、李煥、謝歡三人之中,將出戰兩人,來應戰東瀛忍者向井一心,與另外一名東瀛次鋒。

  不用想,那另外一名東瀛次鋒肯定是東瀛少將軍源玉京親自上陣了。

  李然目前的考慮是,主動棄權,然后使用變幻術,以李煥的身份上陣比試,畢竟,這個東海“武督”之位,他勢在必得。

  而他本身作為君侍郎,按大玄祖制,是不能直接掌執軍權的,君不見當年慕容鈺那么牛逼,出征冰國的時候,也只是掛的一個首席軍師的虛職。

  因此,最好的辦法,是讓李煥成為這個掌控著東海三大行省武者勢力的武督,而他李然自己,只需要退居幕后,慢慢調教這小老弟即可。

  至于接下來抽簽的對戰情況,就完全不重要了,他只需要挨個將對手打爆,拿下菁英之冠便可。

  散場之后,百官紛紛前來祝賀他這個新任御前國師,這些官場上的東西,李然倒是早就適應了,游刃有余的一一回禮。

  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是,這其中竟然有戶部尚書裴仲書,要知道這家伙可是丞相張寧輔的得意門生,“相黨”中的核心成員,他來跟自己示好,自然表明了他背后那位大權臣,對自己的親近態度。

  看來,這張寧輔雖然在皇儲之爭上,站隊蕭靈秋,但在政治立場上,還是有自己的心思啊。

  對于即將到來的,蕭靈秋、蕭晴雪兩人的奪嫡大戰,李然目前的規劃依然是,兩不相幫,暗中發育,保證自己家人的安全即可。

  畢竟,他現在除了女帝這顆大樹外,沒有任何的政治勢力與根基啊。

  他目前受封的這個從二品的“御前國師”,有點類似于前世古代的太師、太傅之類的,是一個沒有任何政治實權的榮譽虛銜。

  不過作為御前國師,他現在倒是擁有隨意進出內宮的權利,算是女帝的專屬幕僚吧,隨取隨用......阿不對,是隨叫隨到的那種。

  當然,李然在意的從來不是這一點,真正讓他爽上天的,是御前國師在神道監的職能范圍。

  是的,作為一朝國師,他現在跟神道監的監師玄心老道是同一級別的,甚至還大上后者一級。

  他現在是天子認可的帝國首席方士,凡神道監下屬的煉丹會,方士大族、同盟等等,皆聽從他的調配。

  這就非常實用了啊,以后,他需要用到什么天材地寶,直接問神道監調用就行了,而且還絕對是全國最頂尖的品質。

  中午,李然難得的在四公主府,陪蕭婉兒共進午餐。

  一共二十多道宮廷御菜,整整齊齊擺了一桌,當真是山珍海味,美不勝收。

  “李然,你從小到大一直都這么厲害么?”蕭婉兒吃著小點心,隨口問道。

  “沒有,我是遇到公主殿下以后,受到您的影響,才慢慢變厲害的。”李然笑道。

  他這話倒是有幾分發自肺腑,他有一種感覺,如果不是蕭婉兒的存在,他不會穿越,更不會得到這個系統。

  雖然大多時候,他選擇融入、享受現在的身份,但對于他這個理性思維極強的人來說,有些東西,完全不想是不可能的。

  “你呀。”

  蕭婉兒抿嘴一笑,“越來越會說話啦!來獎勵你一根雞腿!”

  說著,她朝李然的碗里夾了一塊雞腿。

  “對了李然,我母帝今天封你的“御前國師”是什么官兒啊?這個官名……我好像從來沒聽過呢。”蕭婉兒好奇的道。

  “公主想知道嗎?”李然放下筷子,很認真的道。

  “廢話,我不想知道,還問你干嘛啊!”蕭婉兒撅嘴道。

  “走吧,咱們去神道監一趟。”

  ……

  ……

  “國師,大玄835年,全國方士盟會第二次丈量,統計「靈田」共五百八十三萬頃,夏稅上繳靈米四百萬石,秋糧三百二十萬石…….”

  神道監監生玄心道長拿出厚厚的錄事簿,恭敬的跟面前的新晉國師和四公主匯報。

  在他的身邊,伺列著一排帝國最杰出的御用方士。

  “哎呀,這些數字都是什么啊,聽得困都困死了。”蕭婉兒不勞煩的蹬起了měituǐ。

  “這些都是上繳國庫的最優質的稅糧,靈田種出來的靈米,從某種意義上說,公主你每天吃的,便是這些。”

  李然淡淡的說完,又挑了挑眉,問道:“敢問道長,三年前,也就是最近的一次通行丈量,所數為何?”

  那玄心老道知道這少年國師是個懂行的,不敢怠慢,匯報道:“大玄850年,經全國第三次靈田丈量,統計民間、官有靈田共九百五十萬頃,夏稅上繳靈米三百萬石,秋糧二百八十萬石。”

  “呵呵,你們神道監好大的膽子啊。”

  十七歲的李國師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輕描淡寫的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他這話輕飄飄的,眾人卻驚得臉色大變,跪了整整一排。

  那玄心老道也是面色慘淡,低頭不語。

  “李然……你這是什么意思啊,人家玄心師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