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盜墓小兵 >第三十七章山洞里的鄧氏魚

第三十七章山洞里的鄧氏魚 (1/1)

小說名稱《盜墓小兵》 作者:高家三哥  更新時間:2020-01-23 14:11  字數:2187

第三十八章無敵鄧氏魚

  “我們很危險,我想到了一個很危險的問題,這鄧氏魚怎么會在這里,蝎子你不是說這里是給某些東西進食的地方嗎,那這鄧氏魚不會是這里的守護者吧。那我們可就危險了。”水壺突然不安的說道。

  “這萬一要是和我們做了對,那我們肯定沒有什么好果子吃啊,你們想想,千年的王八萬年的龜,這玩意有了年頭就像西游記里說的那樣,慢慢的都成精了,這都有靈性了。”毛驢又開始胡咧咧了。

  “你別扯淡了。這玩意要是真成精了,要吃你,你就心甘情愿的讓它吃啊。你愿意讓他吃你就去吧,我們肯定不攔著。”我揶揄的對毛驢說道。

  “驢爺爺還沒傻到那種一步啊,這真的要吃我,還得比比誰的牙口硬,是能干掉誰呢。”毛驢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說道。

  “得了,我們也別瞎扯了,我們先看看這道路怎么辦吧,看看前面是怎么一種情況。否則在這里我們也沒法出去,根本不知道這里是哪里。”還是鞋子比較有主見。

  我們又順著山洞走了不到五百米,竟然傳來了嘩嘩的水聲。

  “這里竟然還有水?難道還有河流不成。”我充滿驚奇的說道。

  “等等。”鞋子嚴肅的說道,“這里要是有水,那這里的情形就聯系起來了。”

  “什么聯系起來了?”我們望著蝎子。

  “你剛才誰那個怪物叫做鄧氏魚,那魚肯定要生活在水里的。所以那怪物生活的地方肯定會有水的。那這里有水就對了,但是恐怕糟糕的事,這玩意就在這里的水里等著我們的。”蝎子說道。

  “不會這么巧吧,那萬一知道我們要從這里過嗎?”二妮有些驚奇的問道。

  “不是這樣的,剛才三兒說這玩意是條魚。現在這里的情況可以解釋的清楚了。這玩意在這里的水里,出現了進化,從魚類進化成了兩棲類,就像我們身邊的青蛙一樣,本來是生活在水里的,但是也可以在陸地上生活,這玩意恐怕也是這樣。經過億萬年的進化,逐漸適應了這里的環境,從而出現了四肢,另外更可以守護這里了。”蝎子說道。

  “這樣說來,這玩意真的成精了唄。”毛驢說道。

  “成精不成精,那誰也說不清,不過它的攻擊力巨大恐怕是一定的。恐怕這里就是一個成片的山洞。那玩意就是守護這里的,而且這里肯定距離我們的目的地也不遠了,如果我的猜測沒錯的話,這里恐怕也是九層妖塔的一部分了。”’聽到蝎子說的,我的心里一下子也想明白了。

  “走吧,我們先去水邊看看。”蝎子說道。

  我們還沒走到水邊,突然走在前邊的毛驢大喊一聲,快跑,那玩意過來了。

  我們嚇得趕緊頭也不回的跑了開去。接著就聽到身后傳來了巨大的聲響,那聲音傳來,兼職就和大象在奔跑一樣,震得山洞都在抖動。我拉著二妮的手,飛快的跑了起來。想想鄧氏魚那幾十噸重的身軀,恐怕對于我們來說,只能用碾壓來說了。被他碰到都要稀碎的。

  我們一直奔跑了十幾分鐘,巨大的震動才逐漸的消失了。但是我回頭去看,才發現我身邊除了二妮,蝎子水壺毛驢都沒了蹤影。

  “我心里暗叫一聲不好,這要是在這里走丟了,這山洞恐怕九曲十八彎,要是再找到一起,那就難了。”

  “二妮,你沒事吧。”我問二妮說道。

  “三哥,沒事。我們和他們三哥跑散了,這怎么辦?”二妮看著我道。

  “我們先看看,這里有什么其他的出路沒有。”我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

  我和二妮打開手電,邊走邊觀察四周的情況。這里的洞穴,幾乎都是天然形成的,但是,也有人工開鑿的痕跡,那就說明這里是有人特意安排的。看來這里真的距離我們的目的地不遠了。不過,就這進化了的鄧氏魚,恐怕就是我們的一大難關。

  “三哥,你聽,前面好像有槍聲。”二妮說。

  這時我也聽到了,“走我們去看看,這應該是毛驢他們。”

  我們又順著山洞賺了幾個彎,終于清晰的聽到了槍聲。再進走進步,看到了蝎子和毛驢,水壺三哥,一邊大喊大叫的跑,一邊往身后不斷的開錢,他們看到我們的燈光,“老三,趕緊跑,這玩意槍根本打不死。”

  我也不敢再問,只聽到我們身后那地動山搖的*不斷傳來,還好這玩意身軀巨大,移動速度有點跟不上,否則我們恐怕早就歇菜了。

  我發一聲喊,趕緊也順著毛驢他們的方向向后退去。不知道為什么,我我們一路退去,我竟然發現,這條路只有一條。并不像其他的,我們進來的時候,都有好多的岔路。我心里總感覺有點不對勁,但是卻說不出來哪里不對。我們一路走,一路退,竟然又來到了那個水邊。

  “我這里的子彈要打完了,你們那里還有嗎?”水壺大喊道。

  “別打了,這玩意純粹是浪費,我們的子彈根本對它不起作用。”我看著那個龐然大物越來越近。

  “怎么辦,后面是水,前面有這龐然大物,難道我們就這樣讓他一口給吞了。”毛驢不甘心的說道。

  “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要不你去和鄧氏魚對打試試,看看能不能干掉它。”水壺像看二傻子一樣看著毛驢說道。

  “你奶奶個腿。”這玩意子彈都打不穿,你是讓我去投食去啊。”毛驢這時也不犯渾了。

  “怎么辦,進水吧,恐怕這是唯一的出路了。”我說道。

  “只能這樣了。不過有種不祥的預感,這玩意怎么不攻擊我們了。你們看,感覺他的意思就是把我們趕到這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里越來越不安,但是卻說不出來是怎么回事。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