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疾控檔案 >第211章 特派專機

第211章 特派專機 (1/1)

小說名稱《疾控檔案》 作者:華胥云  更新時間:2019-08-08 03:49  字數:2370

谷雅南被木棍打傷的肩膀留下一塊淤青,沒有破皮,也沒有骨折現象。

“還好只是皮肉傷,沒有傷到骨頭,冷敷一下會緩解癥狀。”顧青岑找著冰塊,給谷雅南冷敷瘀傷。

谷雅南盯著他看,好一會兒之后才緩緩開口問:“青岑哥,你為什么會在這里?這7年你去了哪里?7年前你為什么不辭而別?”

谷雅南問了一連串問題。

顧青岑似乎知道谷雅南會這么問,輕聲回答:“當年跟你分開之后,我就參加了無國界醫生組織,哪里有疫情,哪里有需要幫助的人,我就會去哪里,這七年來我去過不少地方,這次會在這里也是因為埃博拉疫情的爆發。”

“7年前你不辭而別的原因?”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谷雅南繼續追問。

顧青岑手上微微一僵,內心波瀾起伏,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雅南,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以后你也不要再問了,好嗎?”

谷雅南莫名的覺得他剛才的話里總有濃濃的憂傷,讓人不忍再追問。

“你還會再回去嗎?”谷雅南果然沒有再追問,而是換了個問題。

“我……我不知道。”

在谷雅南印象中,顧青岑難得說話有些結巴,每次緊張或是拿不定主意的時候他才會這樣。

兩人開了話頭,谷雅南有很多問題要問。

顧青岑卻突然被一個醫生同事叫走,他現在是醫院里的骨干,有很多事要他去處理。

臨走之前,顧青岑囑咐谷雅南在宿舍里好好休息,明天再繼續工作。

——

第二天,清晨。

休息了一晚上,谷雅南睜開眼。

旁邊床鋪的同事一晚上沒回來休息,在醫院里加班。

谷雅南從床上坐起身,卻覺得頭暈腦脹,休息了一晚上,不但沒見好,感覺更嚴重了,不僅肩膀上的傷痛,還覺得渾身冷、頭痛、渾身肌肉疼,像是得了重感冒一樣。

想到這里,谷雅南心中一顫,現在的癥狀可能是感冒,也很像是埃博拉出血熱最初的癥狀。

莫非是昨天被埃博拉病毒感染了?

谷雅南回想昨天的經歷,在村莊內她的防護服面罩被扯掉,那位黑皮膚男人沖她大叫,嘴里噴出的唾沫濺到她的臉上眼睛里,這有一條符合埃博拉病毒的傳播途徑——體液傳播。

作為專業的傳染病專家,谷雅南意識到問題嚴重性之后很快鎮定下來,決定先留在屋子里自我隔離,打電話通知檢驗室的同事送來采血管,自己給自己抽了血,之后等檢測結果。

半個小時后,快檢結果出來。

埃博拉病毒陽性。

看到檢驗結果那一刻,谷雅南腦袋里轟的一聲。

果然被感染了。

再想到這幾天見到的埃博拉出血熱病人的死亡癥狀,以及90%的死亡率,谷雅南感覺死神正在一步步靠近。

震驚過后,谷雅南拿起筆準備寫遺書。

顧青岑很快得到消息,穿著防護服來到谷雅南的房間。

“雅南,你先不要擔心,這個快檢試劑有一定的假陽性率,最保險的還是做PcR,政府醫院沒有做PcR的試劑和設備,但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全球病毒組織的醫院,他們那里有做PcR的設備,我現在就聯系他們,把你的血液樣本送過去。”

此時的顧青岑比谷雅南還緊張。

谷雅南從她的行李中找到當初南翰飛媽媽送她的那張身份卡,遞到顧青岑面前。

“是這個組織中的醫院嗎?”

顧青岑看了一眼,驚訝于谷雅南為什么會有這張身份卡,但來不及細問,急忙接過去,“有這張身份卡就更方便了。”

谷雅南的血液標本跟著這張身份卡被送到全球病毒組織在凱內馬郊區的醫院。

兩個小時后,PcR結果出來,埃博拉病毒陽性。

谷雅南確定被埃博拉病毒感染。

在PcR結果出來的同時,遠在國內的南翰飛也接到全球病毒組織發來的消息,知道谷雅南的病情。

南翰飛的第一反應是迅速將谷雅南接回國進行治療。

南翰飛一家人雖然在全球病毒組織中有相當的權力和地位,但那也只是民間組織,要將谷雅南接回國,需要行政審批,有困難。

目前國內還沒有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病例,谷雅南如果被接回國將是第1例輸入性患者,需要經過政府相關部門的審批。

南翰飛立刻想到同在疾控系統的堂哥南之喬。

“哥,雅南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事你知道了嗎?我要把她接回國,你那邊能不能幫上忙?”

“國家疾控這邊已經接到官方消息,正在商量對策,你先別急。”

“我能不著急嗎?你也知道埃博拉出血熱的厲害,晚一分鐘都會有生命危險,非洲那里的醫療條件,你和我都清楚,待在那就是死路一條,回國治療還有一線希望。”

南翰飛的語氣焦急又不和善,南之喬明白他的心情,盡力安慰道:“你先別輕舉妄動,走官方通道會好一些,你等我消息。”

幾分鐘后,南之喬和政府相關部門商量好處理方案,決定由政府出面,派遣一架由軍用飛機改造成的客機,將谷雅南從塞拉利昂接回國。

改造好的飛機有單獨的隔離房間。

谷雅南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從飛機上下來,陪同人員還有一起回國的顧青岑。

谷雅南被送到連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感染科為她單獨開辟出來的一處隔離病房內。

與此同時還有從全國各地調來的醫學專家匯集在這里。

因為親屬回避原則,谷嘉樹是谷雅南的親哥哥,沒有做她的主治醫生,但還是參加了治療團隊。

谷雅南被送進隔離病房的那一刻,已經失去意識。

接下來的幾十天,整個醫療團隊幫助谷雅南跟埃博拉病毒做斗爭。

因為目前還沒有治療埃博拉出血熱的特效藥,只能對癥支持治療。

谷雅南開始出現埃博拉出血熱的典型癥狀。

體內各個器官開始出血,肺功能障礙,只能依靠呼吸機來維持,體液大量丟失,每天需要補充大量液體……13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