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疾控檔案 >第160章 一個死者

第160章 一個死者 (1/1)

小說名稱《疾控檔案》 作者:華胥云  更新時間:2019-06-18 12:32  字數:2584

連海市,金沙灣大酒店。

谷雅南上午返回金沙灣大酒店,拿了戴啟賢的身份證,又回醫院安頓好戴啟賢繼續接受檢查治療,直到下午谷雅南才返回金沙灣大酒店,繼續參加學術會議。

因為戴啟賢一直沒有查出咳血的原因,所以谷雅南在下午的會議上有些心不在焉。

200多人的會場,分神的不止谷雅南一個。

學術會議進行到一段時間開始變得枯燥,有人開始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會場里說話聲音漸漸變大,竟有蓋過臺上演講者的氣勢。

會議上分神也就算了,說話竟然如此大聲,這已經到了無理的范圍。

谷雅南眉頭微皺,卻突然聽旁邊一個很清晰的聲音說,“酒店內死人了!”

谷雅南心中咯噔一下,立刻看向身旁的人。

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女人,正在低頭看著手機,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此次學術會議臨時組建的微信群。

谷雅南一直覺得微信不是緊急聯系方式,所以平時自己手機的微信聲音都調成了靜音,如今打開一看,會議微信群里已經炸開鍋。

群里有幾張剛拍攝的圖片,一段小視頻。

在酒店的6樓6022房間,房間外,有警察拉起的臨時警戒帶,警察來來回回進出,還有一張模糊的照片可以看到房間內,地板地毯上躺著一個人,有提著“刑事勘測”字樣箱子的法醫正在俯身檢查。

照片和視頻就拍攝在幾秒鐘之前,剛被傳到群里。

視頻之下還有發視頻人的文字說明。

“剛回房間上廁所,竟然發現隔壁有警察,好像是發生了命案。”

“6022房間?誰呀?有認識的嗎?”

“誰死了?怎么死的?”

“不知道,警察不讓問,也不讓圍觀,我是偷拍的視頻。”

“命案啊?好恐怖!”

“6022房間?應該是我們這次學術會議參會人員的房間吧?”

“好像是呢,群里有沒有死者的室友?”

“6022好像是單間。”

“那就是沒室友了。”

“剛才聽說好像是昨晚人就死了,今天早晨保潔員來打掃房間,發現尸體,立刻報了警。”

“還有誰知道更多消息,快說說……”

“不聊了,警察又趕人啦。”

……

視頻中,谷雅南發現兩個熟悉的身影,是警察小李,還有一個更熟悉的背影,是南翰飛。

金沙灣大酒店內發生了命案?

谷雅南想起6022房間的確是這次學術會議參會人員的房間,難道是參會人員出了事?

涉及到參會人員,這就不光是警方的事兒了,谷雅南決定去看一看。

6022房間。

谷雅南站在門口的警戒線外。

房間內的尸體已經被警隊法醫收拾好,準備運回警局解剖。

警察小李走出房間,迎面看到正在朝房間內探頭探腦的谷雅南。

“大嫂,你來找我們南隊?”

又被叫大嫂,谷雅南臉上一熱,搖頭,“不是,我來看看發生了什么事。”

警察小李面色為難,心想雖然谷雅南是隊長的女朋友,但辦案保密原則對誰都是一樣的。

谷雅南明白,亮出自己的會議證,“房間里的人是這次學術會議的參會人員,所以我想了解一些情況。”

“谷主任認識死者?”

“不認識,但我可以從會議組那里調出他的資料。”

“太好了,對查案有幫助,我去找隊長。”

警察小李回頭大喊,“南隊,有人來提供線索。”

南翰飛從房間里出來,看到谷雅南,眼神微微一愣,“雅南,你怎么在這兒?”

“參加學術會議,剛才在這里發生了命案,這個房間里的人應該是這次學術會議的參會人員,他是怎么死的?究竟發生了什么?”

面對谷雅南一連串的問題,南翰飛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拉起谷雅南的胳膊,“既然你也是參會者,那么一定知道會務組在哪里,你帶我去找,路上我跟你詳說。”

警察小李見到南隊拉著谷雅南離開,在后面知趣的喊,“南隊,這里交給我,你們去忙別的。”

去往2樓會務組的路上,南翰飛沒有說案子,而是問谷雅南,“我們的事,你爸媽有沒有為難你?”

谷雅南知道南翰飛指的是讓他假裝男朋友的事情被老媽知道。

谷雅南無奈的搖頭,“自從你給我打電話之后,我還沒有跟我媽正式解釋過,等這次會議結束之后我再回去吧,我沒事,你別擔心,只是好像連累了你。”

“一切都是我自愿,要不我們假戲真做?這樣你也好回去跟你媽交代。”

南翰飛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輕松,似乎是在開玩笑,充滿試探,但眼中卻是滿滿的希望。

谷雅南苦笑,“別開玩笑,我們是好哥們,還是先說說案子的事。”

谷雅南是臉上苦笑,南翰飛卻是心中苦笑,世界上最悲慘的事不過如此,你把對方當女朋友,而她卻把你當兄弟。

難受不過一瞬,南翰飛在心中給自己打氣,余生還很長,還有很多機會,不急在一時。

南翰飛打起精神,轉移話題,“房間內沒有被翻動的痕跡,門窗完好,死者沒有外傷,初步排除出他殺,等我們拿到死者的身份信息,法醫再拿到尸檢結果,確定死因,就可以結案。”

“自然死亡?可是剛才我看房間地上有一大攤血跡。”

“死者嘴角有血,可能是他生前咳出來或吐出來的血,血跡的來源還要我們法醫部門做比對,這些也要等一段時間才能出結果,就目前我們勘測現場的結果來看,他應該是病死的。”

“什么病?”

南翰飛長嘆一口氣,“谷大主任,要確定是什么病也要等檢測結果,只憑我目測,什么也確定不了。”

谷雅南也覺得自己有些心急,向南翰飛道歉,“不好意思,只是死者是這次學術會議的參會人員,我擔心有什么傳染病,所以有些著急。”

“理解,而且你也不用跟我道歉,現在不用,以后也不用。”

找到2樓會務組,從那里調出死者的資料,聯系到死者的家屬。

從會務組出來之后,南翰飛忙著處理案子,谷雅南正準備回2樓大廳繼續參加會議,手機卻突然在兜里響起來。

來電顯示谷嘉樹。

“小妹,你上午送來的病人,進了icu。”

“什么?!”

谷雅南感覺不妙,上午送戴啟賢進醫院的時候,他雖然有些咳血,但精神狀態很好,怎么突然就進了icu?7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