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疑云迷蹤 >第193章 8號別墅案之七

第193章 8號別墅案之七 (1/1)

小說名稱《疑云迷蹤》 作者:那天我不在  更新時間:2020-01-21 23:33  字數:2497

越野車滑進了萬家公寓,8樓的燈還亮著。

  易天坐在車里,各種復雜的情緒涌上心頭。

  這么晚了,她在做什么?為什么不休息?海灣新墅林子中的那個人影跟她有關聯嗎?

  拿出手機來給路征發了一個訊息。

  :路醫生,童年的陰影會造成一個人的人格發生變化嗎?會不會他做了什么而自己還不自知呢?

  這么晚了,路醫生也還沒有休息,他很快回了信息。

  :人格分裂,個體對應激性生活事件的經歷和反應是引發本病的重要因素。患者突然喪失自己往事的全部記憶,對自己原來的身份不能識別,以另一種身份進行日常生活活動,表現為兩種或兩種以上明顯不同的人格,多重人格的各種亞人格都是各自獨立、彼此分開的,一種人格出現,其他人格就自動退場,任何時候,都有一個主要人格占優勢,人的行為也就由占優勢的人格“值班”、控制,不會出現“好幾個人格爭奪控制權的混亂狀態”。

  他不愧是著名心理醫生,這術語解釋得清晰明了。

  洛亞因為童年陰影產生了心理疾病,直到趙石頭從精神病院逃出來,從而誘發了她另一人格的出現。

  而當她另一人格出現的時候,原來的身份自動退場,所以她對于發生了什么完全不自知。

  數起案件的案發現場都發現了小丑鼻頭,如果真的跟她有關聯,那么她的另一人格為何要這么做?

  還是在她的童年中,小丑這個身份在她的認知中扮演過重要的角色?

  他不是心理醫生,也不是人格分裂患者,他沒辦法理解。

  又給路征發了一個信息,

  :洛亞一直在你診所治療,她,有沒有另一人格出現的癥狀?

  他那頭半天沒有回消息,或許睡了。

  8樓,那扇窗戶的燈還亮著,副駕駛座位上放著打包好的烤串。

  打包的時候,一筒沒少笑話他,他眼巴巴地看著易天將數串羊肉串給裝進了袋子。

  他打了一個酒嗝,說他還沒有吃過癮。

  易天:“打住,我這是為你著想,我怕你一次吃多了,下次看見串串就想吐。”

  一筒不服:“哥,對于吃貨來說,你說的那些都不存在。你不要給自己重色輕友找借口。再說了,我還想給二餅帶點回去呢。”

  “一筒,不是我說你,你不正經地去找個女朋友,成天跟二餅混在一起,我嚴重懷疑你跟二餅有一腿。”

  一筒叫了蒼天:“哥,你是找了一個什么樣的女人啊,多正直的一個人民警察,愣是將你給帶偏了。說真的,哥,我還是覺得萬一刀跟你合適一點。”

  一筒好像沒有說錯,自己真的好像被這個女人給帶偏了。

  拿出手機給她發了一條訊息。

  “睡了嗎?”來自午夜的一條曖昧的訊息。

  剛發出去,手機嘀的一聲響了,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她回的倒是挺快的。

  然而,并不是,是路征回了信息。

  :這個,不排除,畢竟她童年的經歷對她來說太過于沉重了一些。她內心確實有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只是她不喜歡拿出來示人。

  不排除的意思是什么?是有還是沒有?

  正胡思亂想之即,她回了信息。

  :還沒,在準備明天開庭的資料。怎么樣?出現場結束啦?

  他沒有直接回答。

  :我在你樓下,給你帶了好吃的。

  :警官,你真善解人意,怎么知道這個時候我餓得能吃得下一頭牛?

  樓上那個女人語氣輕松開心,桌上的電腦文檔打開著,易天故意瞟了一眼,滿滿幾大頁,確實需要費一些工夫。

  女人并沒有注意到他的異樣,開心地拿了他遞過來的盒子,坐在桌前就開動。

  吃貨的世界果然是相通的,她一面吃還一面抱怨。

  “警官,擼串的時候,不喝點啤酒就是對串串的不尊重。你都帶了串串了,為啥不帶點啤酒來?”

  易天成功被那個女人給帶偏了,腦洞大開。

  “姑娘,瞧把你個不滿足,有你的串串吃就不錯了。我就問你,你呼吸的時候,沒有跟空氣打招呼,是不是對空氣的不尊重。”

  姑娘成功被他給逗笑了。

  “警官,幾天沒見,你倒是變得幽默多了。”

  “嘿嘿,我本來就很幽默,只是你一直沒發現而已。這么晚了,啤酒也沒地兒買,你就將就吃了,下回鐵定滿足你。”

  “嗯,警官,我想問你為啥大半夜給我送串串,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快說,有什么陰謀。”

  “姑娘。”那位警察將自己整個人舒適地扔在沙發上,斜靠著,半閉了眼睛,聲音沒來由的溫柔。“你說,大半夜的,一個男人給一個女人送她愛吃的東西,你覺得他應該有什么陰謀?”

  這么一句話,成功地讓那個女人閉了嘴,臉頰上騰起了一片火燒云,向來內斂沉穩的人民警察,今兒個怕是吃錯藥了。

  再也無心擼串,嘴角還掛著兩顆孜然。

  勉強將自己擠到了那位人民警察的身邊,拿手探了探他的額頭。

  “天哥,你是不是病啦。”

  他仍舊半瞇了眼睛,點了點頭。

  “嗯,我是病了。”

  洛亞不解:“沒發燒啊,感冒了還是拉肚子啦?還是查案子太勞累了?”

  他睜開了眼睛,定定地瞅著洛亞,夜晚總是會讓人胡想連翩,雖然他覺得那個時候還未到,但仍舊控制不住夜色的魅惑。

  “我這病有點特別,無藥可解,只有你,還有你這間不大的房子能讓我安心。”

  洛亞:“……”這個人還能再說明白一點么?

  他滿臉疲憊之色,拉過她的手,讓她與自己靠在一起,然后順手抹了抹她的嘴角。

  “吃東西的時候像一個小孩子,嘴都不擦。”

  “誰是小孩子啦?”她抗議。

  “我太累了,陪我靠一靠。”

  她十分順從,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看著桌上還沒有吃完的串串,心里斗爭得厲害,是聽從他的陪著他靠一靠,還是先吃完串串再陪著他靠一靠,相當糾結。

  最后還是吃貨的本性占了上風,這串串不吃怕明天壞了,還是將他們統統收拾進自己的胃里才穩當。

  然而,并沒有成功。

  身邊的那位人民警察拉住她的那只手死活不肯松開,雖然他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一般。

  。手機版網址:7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