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疑云迷蹤 >第192章 8號別墅案之六

第192章 8號別墅案之六 (1/1)

小說名稱《疑云迷蹤》 作者:那天我不在  更新時間:2019-06-18 12:32  字數:2432

兩人在林子里轉了數圈,確實如一筒所說,鬼影子都沒見到一個。

一筒是個胖子,這么一折騰,坐在沙發喘了半天氣。

氣喘勻了之后,又展現了他話嘮的本色。

“有錢人真的是腦殼有包,有錢沒地兒花,買了這么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別墅住,就算不死人也瘆人得慌。”

“一筒,自打我認識你以來,還沒見到你如此敬業過,大晚上的跑到兇案現場來干嘛?”

“易隊,你也太小看人了,我是人民警察,敬業是本分,這點覺悟還是有的,只怪你平時都將注意力用在那位洛律師身上了。哪里有注意到我加班加點的時候。”

易天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世界。

“你小子,能不能說人話。”

“嘿嘿,易隊,你得請我宵夜,至少擼個串啥的。”

“你都胖成這樣了,還吃。是發誓要將自己吃成一個球嗎?”

“唉,吃貨的世界里頭沒有胖不胖的說法,只有好吃與不好吃的說法。易隊,你真得請我吃好吃的,我立了一大功。”

“靠,一筒,不是我說你,一通電話就能了結的事情,居然大半夜穿過大半個城,來找我請你吃宵夜。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萬法醫告訴我的,我回局里的時候,人都走光了,只有萬法醫還在。易隊,真的,我覺得萬法醫對你是真心的,你何故舍近求遠,非得一門心思往那位律師身上靠,你,你真的是……”

易天拉開門,回頭對一筒道。

“還不走,不想吃宵夜啦?”

一筒立馬將自己肥胖的身軀從沙發上挪了起來,又非常之靈活地在那扇門合上之即將自己的身軀給擠了出來。

還真是一個靈活的胖子。

B市海邊的夜市攤,一筒面前各種串擺了一大堆,桌子上五六七八瓶啤酒都啟了瓶蓋。

按他的說法,擼串的時候不喝啤酒,就是對串串的不尊重,也是對啤酒的不尊重。

這胖子,串串都堵不住他的嘴,他說這串串與啤酒不配成對簡直是天理不容。

易天要開車,作為一個人民警察,他不能以身試法。

酒自然不能喝,至于串串嘛,他覺得還不如晚上洛亞煮的餃子好吃。

一筒,易天深度懷疑這娃查案那么賣力,單純只是為了吃。

啤酒都喝了有好幾瓶了,這娃還不切入正題。

易天:“一筒,你再不說重點,我就走了,你自己買單。”

“易隊,你不曉得,昨天晚上出現場,白天又跑了一天,我這是吃沒吃好,覺也沒睡好,你總得體諒一下我。”

“好吧,不過,我勸你少吃點肉,這玩意指不定是打哪里來的,前段時間新聞里頭說過,這串串的肉有可能來路不明,也許是耗子肉也不一定。”

這娃依舊吃得個香。

“易隊,自打人類的祖先類人猿開始,前仆后繼,辛辛苦苦幾千年,人類終于爬上了食物鏈的頂端,你喊我不吃肉,簡直天理不容,就算是耗子肉我也要吃。再說了,易隊,你覺得是逮老鼠容易,還是養豬容易一些。如果人家串串都是耗子肉做的,大街上還有那么多耗子成天旁若無人的散步嗎?”

這吃貨的智商上了線,他說得倒也不無道理。

易天支持吃耗子,最好是全民吃耗子,就像吃小龍蝦那么帶勁,這個物種真的讓人討厭,吃滅絕了才好。

一筒這個名字是咋個得來的,跟他的身材沒得半毛錢關系。

是因為他來自于那個全民都愛打麻將的地方,他又時常愛組個局,搓一回啥的。

又因為他對一筒情有獨鐘,到了近乎于變態的那一種,麻將桌上非一筒不胡。

為了應一筒這個外號,二餅就應運而生。

二餅這個外號名副其實,實在是他生就了一張大餅臉,大餅臉上還長了兩顆綠豆大的眼睛。

兩個人又因為都愛好一個吃,就走得有點近,有個雅號叫麻將兄弟。

一筒確實查到了一點有用的信息,是關于羅玫瑰的。

劉朵朵的閨蜜羅玫瑰,她和劉金山的關系有點不清不楚。

說白了,她這就是挖了劉朵朵的墻角,而劉朵朵還十分信任她,對她無話不談。

不曉得九泉之下的劉朵朵曉得這一消息之后,會不會從棺材里爬出來找她問清楚,為啥要偷偷摸摸地搶她的男人。

為啥不能光明正大的搶,也好讓她死個明白。

這則消息,一筒說他得來不容易,在劉金山的設計公司外頭蹲了一天,才找到突破口。

公司一位姓蘇的設計員,他下班之后面色相當不好,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緒當中,嘴里嘀里咕唧地將劉金山罵了個狗血淋頭。

一筒就請這位姓蘇的設計員喝了杯咖啡,原來這蘇的設計員確實不滿他老板的壓榨,這天又在單位遭老板給罵了一頓,一天的心情都不太美麗。

話說有那個老板不壓榨員工的血汗,小蘇有點不上道,所以他尋到遭罵。

他當著一筒的面罵劉金山這個老色鬼,公司里頭的美女都給他泡了個遍,剩下的都是一些個丑女無敵,不敢下手。

所以說,光掙不到錢錢也罷了,關鍵還一點機會都不給他們這些單身漢留點念想。

正題來了,他說到了關鍵的部分,說他老板搶了他心目中的女神,公司一枝花。

這一枝花不是別人,正是劉朵朵的閨蜜羅玫瑰。

這么一來,劉金山和羅玫瑰的嫌疑度立馬上升了好幾個度。

不得不說,羅玫瑰的心機有點深,她一方面與劉金山打得火熱。另一方面又在劉朵朵面前裝得嫉惡如仇,三觀特正的樣子,實在是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奧斯卡缺她一個小金人。

一筒這串串擼得帶勁,至于羅玫瑰與劉朵朵的死有沒有關聯?說真的,她有充足的作案時間,完全可能是賊喊作賊。

但她只是一個弱不經風的女人,能有那個膽量殺人,殺人之后還能不留一點痕跡,顯然有點難。

而楊帆說進入劉朵朵房間的那個男人是誰,劉金山?難道是他與羅玫瑰兩人合伙演的一出戲?

可,蔣英被殺又跟他們有什么關聯?

不得不說,這兩人的關系,讓這兩個案件變得更加復雜化。13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