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七零佛系小媳婦 >240.男主人設,崩了

240.男主人設,崩了 (1/1)

小說名稱《七零佛系小媳婦》 作者:云滄月  更新時間:2020-01-24 18:54  字數:2795

賀浩軒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妻子和兒子坐在餐桌一句話不說。

  嘆口氣,這妻子真是糊涂。

  一頓飯吃的很安靜。

  賀逸霆吃完就回房間休息,而賀浩軒幫妻子收拾完,拉著她也回房間休息。

  “這事情跟小霆有什么關系?”

  “你這天天對著孩子撒氣是幾個意思?”

  “真論起來,小二是你搞混的吧,當年要不是你非要帶著孩子回娘家,不會有被人掉包的可能吧!”

  連自己的兒子都認不出來,怨誰?

  這事情說來吧,賀浩軒就上火。

  當年老二出生的時候,他在部隊有任務,根本脫不了身。

  自己媳婦和老娘又是不合的,總之是有矛盾。

  生完孩子因為一點口角,剛剛生產了三天的馮玉琴非要抱著孩子回娘家。

  黃老太攔不住,就由著媳婦回去了。

  這一住就是一個月,再回來的時候孩子就被掉包了。

  本來剛剛出生的孩子一天一個樣子,黃老太和賀老爺子當然沒有發現。

  誰讓老二身上也沒有啥明顯的胎記啥,自然不好區別。

  而馮玉琴也是心粗的,月子里生著氣回去,當天就發燒了。

  孩子是由她大嫂幫忙帶了幾天,等馮玉琴病好,賀浩軒被他老子叫回來去接媳婦。

  總之各種的陰差陽錯這孩子確實掉包了。

  要不是上次抓到那個潛入部隊準備對他下手的人,還真的不知道真相。

  馮玉琴捂著臉就知道哭。

  她也不想的。

  她知道是自己的疏忽,可是人的自責得不到紓解,就會轉移。

  而馮玉琴轉移的人就成了賀逸霆。

  誰讓兩個都是兒子,一個在受苦,一個卻還能夠在父母身邊?

  “別哭了!再讓我看到你對小霆怨懟,我就去你們馮家問問,我兒子是怎么回事!”

  真當他不在乎?

  不找上門就是看在妻子的面子上。

  這下馮玉琴不敢哭了。

  馮家經不起折騰。

  蒙頭就睡覺,不去管媳婦那人。

  賀逸霆聽覺很好,何況這部隊的家屬樓隔音真的不咋地。

  聽完全場后,認為老爹還是明事理的。

  否則他還真的不敢回這個家。

  自己這個母親呀!

  真的不好評價。

  不遠孫思妙對她怨氣很重。

  真的是從來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人。

  自己那點心思確實有些難以啟齒,但是不代表臉皮厚的賀逸霆第二天出現在孫思妙面前。

  而孫思妙看到帶著大哥弟弟們打軍體拳的賀逸霆,還有些發愣。

  咬著牙刷一臉的迷糊。

  “妙妙,快點刷完牙把雞蛋花喝了!”

  大姑奶奶從廚房出來就看到孫思妙傻乎乎地站在廈沿底下,催促了一下。

  快速的把牙齒刷完,孫思妙擦著臉去了廚房。

  灶臺上擺著兩碗雞蛋花。

  這是她和爺爺的。

  孫家獨兩份的東西。

  滴了香油放了點鹽的雞蛋花分外的香甜,那香味都竄到院子里去了。

  “大妹又吃獨食!”

  孫思睿眼氣的嘟囔道。

  “說好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呢?”

  孫思林也是埋怨。

  分家了,這地位區別還是那么大。

  “我也想吃!”

  孫思涵吸吸口水,真的好想吃。

  而賀逸霆好笑的看著這孫家三兄弟。

  真的是吃貨無疑。

  不過對孫思妙在孫家的地位更加了解。

  這丫頭上輩子看樣子真的是選錯了路。

  在這里她才是小公主。

  雖然沒有雞蛋花,但是有豆腐腦呀!

  這要做霉豆腐,所以家里早早的就開始磨豆漿熬豆汁。

  大姑奶奶那鹵水點豆腐的本事特別厲害。

  估計做素膳的人都會點一手的好豆花吧。

  打了半個小時的拳后,四人都累的厲害。

  “大姑奶奶,您做的這豆腐腦簡直絕了!”

  孫思妙這會肚子餓了,剛剛的雞蛋花就是個醒胃的存在。

  這會才是早餐。

  “小丫頭就是嘴甜!”

  大姑奶奶知道孫思妙喜歡咸口的,就把頭天晚上用剛分的豬肉熬的澆頭給孫思妙澆上。

  那肉沫粉絲燉的特別爛,又加了秘制的醬料。

  味道簡直了。

  不光幾個小孩受不住了,就連老祖宗都多喝了一碗。

  只有孫慎國獨獨喜歡大姑奶奶做的韭菜花醬,在豆腐腦上加了一勺韭菜花醬。

  這玩意貴在一個鮮。

  用秋天最后一茬的韭菜開的韭菜花摘下來晾干露水,然后用蒜臼子搗碎。

  加上鹽和香料,吃的就是那個韭菜的沖味道。

  雖然孫慎國很推崇,可是孫思妙就是吃不慣。

  這味道太沖了。

  除了宋冬雪要的甜口的,其他人都是咸口。

  一頓早飯結束,這就正式開是做豆腐了。

  不過這些跟孫思妙沒有啥關系。

  推磨的是驢子,熬豆汁的是大姑奶奶和大伯娘和二伯娘。

  至于孫思妙則是窩在炕上不準備下去。

  這么冷的天,誰出去折騰?

  “大妹,我們去釣魚你去不去?”

  這燕子河早就被凍住,一到了臘月這熊孩子們都喜歡下河溜冰打冰溜子。

  當然也有那熊孩子們跟孫思睿一樣喜歡鑿冰窟窿抓魚。

  孫思妙果斷搖頭:

  “不去!”

  傻不傻!

  這么冷的天,她是什么時候給親哥她很積極地錯覺?

  孫思睿卻不聽孫思妙的話。

  直接把她的鞋子給她套上,然后拉著她下炕出門:

  “出去玩玩,釣魚可好玩了!”

  好玩個鬼!

  那鑿冰就不說了,累人的很,關鍵那釣魚還要在冰窟窿旁邊。

  一個不小心就會掉進去。

  她可不想大冬天的掉進去。

  可是孫思睿明顯不想孫思妙脫離集體活動。

  自從大妹去省城一趟后,以往對孫思睿看不上的那些熊孩子都老羨慕他。

  今天就是拉大大妹出去顯擺的。

  又怎么會讓她躺著。

  把自己包成了球,還戴上兔毛帽子,兔毛手套,兔毛圍巾。

  整個就是毛絨絨的球。

  那棉鞋臃腫的跟個大棒槌般。

  囑咐大姑奶奶一會還要喝豆汁,這才被孫思睿拉著出了門。

  一到燕子河,就看到冰面上都是大人和孩子。

  可真是閑的。

  看到孫思睿和孫思妙,孫思林就在冰面上蹦跶。

  一看孫思林旁邊的賀逸霆,孫思妙就想嘆氣。

  這都是什么事。

  這位大爺怎么就突然如此接地氣了呢?

  說好的冷酷兵王人設呢?

  當然如今人家走霸道技術大佬人設了。

  可無論哪個都應該是冷冰冰的才對吧。

  跟那個用布條系著棉襖,擼著袖子趴在冰窟窿邊上拍魚的少年完全不搭邊好不好!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