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龍極紋身 >第一章 水中乾坤(下)

第一章 水中乾坤(下) (1/2)

小說名稱《龍極紋身》 作者:千幻冰云  更新時間:2019-02-25 09:26  字數:3533

拿云和出出都聽藍姨的任由那股暗流將他們卷起來往著水深處移去。

不知又過了多久那股暗流漸漸地平緩下來拿云他們三人覺得像被一只大手握住然后又松開了那樣終于身上的水壓逐漸地消失了然后他們現自己真的已經身處一個水下的洞穴前。

“沒錯就是這里!”出出用傳音術興奮地叫道。

藍姨又念了一個“毫光咒”水下洞穴一下子在他們的面前清晰起來。

從外表上看這個洞穴如同一只巨大的蠶繭那般靜靜地臥在水底但是這只“蠶繭”實在太大了黑黝黝地一片也不曉得它的尾部通向哪里。洞穴的入口擋著兩扇帶著銅釘的大鐵門還是有扣環的那一種除此之外再看不到任何的裝飾或者牌匾。

“奇怪了那藍色的光亮到哪里去了?我們明明看到藍光散出去的啊!”拿云用傳音術道。

“先不管它了我們想辦法進到洞穴里面再說。”藍姨應道。

于是拿云潛到洞穴的門前用力地扣了扣門環那門環撞擊著大鐵門出一陣陣的悶響。

可任憑拿云如何扣響那門環始終也沒人來開門他心里嘀咕道:“這門環算是白裝了這洞穴里究竟有沒有住人?”

他剛這么想的時候背上的紋身似乎又開始灼熱起來他覺得很納悶自己現在是心平氣和地在等門開啟呀會何背上的紋身會有如此奇怪的反應?可就在這個時候他背上的太極陰陽魚圈“騰”地就脫身而出了這太極圈明晃晃地懸浮在水中飛地旋轉著剛好就對著那洞穴的大門。

不僅拿云藍姨和出出都很詫異他們不曉得有何異象會產生。

過了一會兒在太極圈的旋轉中那兩扇黑色的大鐵門上面也驀地出現了一個太極陰陽魚圈兩個太極圈大小一樣顏色一樣連旋轉的度看起來都是一樣的。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拿云向后退了一退與藍姨還有出出全神貫注地盯著眼前的景象。

兩個太極圈面對面地旋轉著仿佛它們都是有情的生命一樣面對面地熱烈交談著。

這時拿云背上的那個太極圈“騰”地又回到他的背上而門上的那個也在瞬間消失了。與此同時那兩扇大門緩緩地敞了開來一束強光從洞口照射出來。

“快!”藍姨喊了一聲自己縱身朝著洞門游了進去。

拿云和出出也緊緊地跟了進去。

奇怪的是雖然這個洞穴的洞口敞開后外面的江水并沒有跟著涌進來而是像被什么無形屏障擋住了似的。

就在出出最后一個潛進洞里后那兩扇門又緩緩地關上了無聲無息。

“真是水中妙境哪!”

進了洞穴之后拿云不由得贊嘆道。

這個洞穴里打掃得一塵不染里面還散著一種淡淡的幽香似花香又似佛門的迷香讓人聞后精神一振。在洞穴的石壁上還繪著一幅幅的壁畫由于光線昏暗也不曉得壁畫上到底畫了些什么看起來是一些跳舞的小人罷了。壁畫的下面有一圈的石床依洞穴四壁而建仿佛洞穴的主人是一個慵懶的文人雅士那般他在四壁建上石床就是為了能在讀累詩書后隨時隨地都能躺下來休息。

“這是個連環的洞穴。”藍姨指著洞穴右邊的一個石門道。那石門實際上沒有門黑呼呼地一片但無疑是通往另一個洞穴的出入口。

“現在我們要怎么辦?繼續往里闖?”拿云問道。

藍姨沉吟了一會兒道:“先不急我覺得這個洞穴定是哪個隱世高人所辟我們也不曉得他到底有沒有在里面如果硬闖進去的話顯得很不禮貌。”

“可是可是我們不是已經未經過人家的同意進到洞里了嗎?”出出道。

藍姨瞪了出出一眼道:“另外我覺得這洞穴有點古怪猶其是這墻上的壁畫。”說著她從懷中掏出一個火信子然后隨手一揮火光頓時將整個洞穴照亮了。

拿云聽到藍姨這么說也照著她的樣子燃起了一個火信子然后和藍姨一人一邊走到那些壁畫前開始端詳起來。

壁畫上畫的是一男一女的兩個裸身的小人兒畫上的他們擺出了各種各樣的姿勢乍看起來像是武功招式可是詳細一看又不是更像是修真的修煉;而且這畫上的有一些姿勢在拿云看來活脫脫就是春宮圖的翻版這讓他看得面紅耳赤的。

他持著火信子走馬觀花地一一瀏覽過去直到和從另一邊看過來的藍姨遇到了一起。

火光之下藍姨的臉也是紅撲撲的她看到拿云時眼神中有一種奇怪的神色仿佛蕩漾著無限的春色。

拿云覺得有點尷尬道:“藍姨這些壁畫看起來不是什么武功秘笈吧?”

“我看不像如果是武功秘笈那不看也罷不過我倒覺得這畫的是修真的秘笈而且看起來是一種陰陽合修的邪道修真秘笈!”

“哦?”拿云將火信中又舉高了一點更加貼近墻壁。

這時藍姨忽然道:“小云你看這幅壁畫!”她說著將火信子靠著這些壁畫最中心的那一幅。

拿云仔細望去差點喊出聲來。他看到壁畫上的一男一女呈站立擁抱的姿勢中間卻是一個與他背上那龍極紋身一模一樣的圖案:一條圖騰般的青龍圍繞著一個太極陰陽魚圈!

“真是奇了怪了這圖案竟然與我背上的紋身一模一樣!”拿云嘴時喃喃地念叨著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壁畫。

藍姨也驚訝異常此時她心里的那種震驚絲毫不小于拿云。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拿云又掃視了一下壁畫下的那些石床他的腦中竟然不由自主地浮現出自己赤身裸體在石床上修煉的畫面出來。

“怪不得方才我們進得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