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化月光咒(下) (1/1)

字號 背景 好評 0
第一章 化月光咒(下)2019-02-25 09:26發布

縈塵注意到拿云的眼神笑在心里。她對拿云說道:奇怪了藍姨不是修為很高嗎為什么你不叫她傳授呢?

哎拿云嘆了一口氣道:藍姨原屬妖界之人她們的修煉比我們要難上許多非得閉關吸收純正的天地靈氣不可所以啊為了準備天人之舞初試她已經閉關三個月了我可不想這時候去打擾她。

呵呵那你就可以打擾我了?縈塵調皮地笑了笑并且故意任由肩上的披風滑下露出了滑嫩白皙的香肩。

拿云飛快地瞥了一眼心中怦怦直跳他故意大聲說道:好了好了快點教我符咒之術吧。

那我就教你一種特殊的符咒之術不曉得你敢不敢學?

天大的笑話只有你不敢教的沒有我不敢學的。拿云道。

縈塵一本正經地看著拿云:那好今晚剛好月明如水那我就教你一種叫做化月光咒的法術只是你修煉時一定要嚴肅認真地去對待千萬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

嘻嘻拿云看到縈塵這個樣子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他還從沒見過縈塵這么一本正經的樣子呢。

到床上去然后盤腿坐下。縈塵突然命令道。

咦?拿云露出了狐疑的神色難道修煉化月光咒還非得在床上嗎?但是他還是乖乖地坐到了縈塵的床上將雙腿盤起等待縈塵的下一步命令。坐在縈塵奇香四溢的床上拿云覺得自己的心快跳出來了腦中盡是縈塵赤足的影子他也搞不清楚為何會這樣緊張他連藍姨的身子他都見過為何坐在縈塵的床上他就會變成這樣?

縈塵見拿云坐在了床上頭也不敢抬偷偷地捂著嘴笑了一下繼續命令道:將上身的衣服全部脫下然后轉過身去背對著我。

拿云面具下的臉已經紅得像猴子屁股了他猶豫著咬了咬牙將上身的衣服盡數脫下然后轉過身去在縈塵面前露出了赤裸結實的背。

這下子換縈塵臉紅了她是第一次看到肌肉如此結實、曲線如此陽剛的男人之背她忘記了拿云已經十八歲已經開始具有男子漢的味道了。

可以開始了嗎?拿云感覺到背上的灼熱感涌了上來他終于對自己的紋身又有了一個新的體會:看來周圍無論是有稀有的法寶還是有性感的絕色美人背上紋身都會產生灼熱感。

縈塵也極力按捺住自己的心跳在拿云的背后說道:別那么心急化月光咒要以明月之光為引使宇宙造化與人體感應天人合一這樣才能畫出符來。

拿云感到有點奇怪這倒底是要教自己畫符呢還是要給自己畫符?他正納悶著卻聽到背后一陣窸窸窣窣的脫衣聲于是想回過頭去看看是怎樣一回事沒想到頭剛剛轉了一半卻聽到縈塵一聲斷喝:轉過頭去閉上眼睛要不然就前功盡棄了!

拿云趕忙又將頭轉了回去他覺得自己的背后有著一雙火辣辣的眼睛盯著自己而且一陣陣女人特有的香喘似乎盡在咫尺。他覺得背上的灼熱感越來越強烈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紋身這樣的灼熱感中又漸漸地浮了出來而且越來越明顯。

縈塵眼看著拿云背上的紋身顯現出來心中狂喜得幾乎不能自制:原來父親說的沒錯這個叫拿云的少年背上有著弒仙盟盟主的標記找到了找到了!她恨不得將這一消息立刻告訴她的父親。可是隨著視線中的紋身越來越明顯她的心跳卻越來越快體內的燥熱感越來越強。

化淫火為三昧之火打出一片西天月。縈塵情不自禁地將化光大法的口訣念了出來。

啊?淫火?拿云聽到縈塵在背后念出這兩句口訣以為她已經開始教自己化月光咒了但是那淫火兩個字怎么聽起來如此別扭?

縈塵現自已失嘴了連忙道:小小年紀腦袋想到哪去了?是陰火不是淫火!意守丹田將意識集中于丹田處丹田因熱或冷這叫陰火或陽火而用意識引導此二種火打通任督二脈乃至于轉小周天、大周天就是修真者修煉內丹的基本方法。

哦我懂了。拿云修過《上古靈身三注》但是沒用心學完因而一知半解聽到縈塵這么一說倒能馬上融匯貫通。

而我教你的這種符咒之術就是讓月亮之中的光子經由煉丹之火煉化然后由元嬰吸取從而形成畫符的先天氣流。

呵呵先天一氣即靈符世人枉費墨和朱。聽你這么一說我終于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拿云回想起子非我所說過的話興奮地說道。

縈塵努力地克制著心中的燥熱感她已經被拿云背后的紋身刺激得受不了如若不是為了將拿云引入化光大法的修煉之中她早就不顧后果地撲了上去。她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欲望將目光從紋身上移開:既然你懂這個原理那最好不過的了但是化月光咒與一般的符咒之術不同它要求修煉者必須在吸取月亮的光子流之前讓體內的陰性之火從元嬰逆行回到丹田煉化完之后再由丹田傳給元嬰這樣的話才能突破極致使畫符的能量也同時達到極致。

拿云聽了這席話覺得不無道理就照縈塵的方法練了起來。縈塵見他已經落入圈套抓緊時機將化光大法的口訣盡數向拿云傳授。

不知不覺過了三個時辰天已微亮拿云體內的真氣長時間逆行而流他漸漸地感到自己的意識已經離開了丹田飄了出去。恍惚中他覺得自己闖進了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世界里眼前只有一道道飛來飛去的光亮像流星之尾而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嬰兒在光亮中穿梭著將那一道道光亮吞入了肚子之中。過了一會兒黑暗世界開始亮了起來那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嬰兒不見了他覺得香氣開始彌漫起來比縈塵帳中的香味還得緊接著一個長得婀娜多姿的女子在他面前一絲不掛地跳起舞來那顫動的雙峰那如水蛇一般扭動的腰肢讓他體內燥熱難當那女子跳著跳著不斷地變幻著臉孔一會兒是縈塵一會兒是羅曼曼一兒是王小搖直至最后那臉孔竟然換成了藍姨的臉孔……

拿云從幻境中驚醒了過來滿身是汗他睜開眼睛陽光已經透過窗欞照射進來斑駁的光亮投射在羅賬里。更為讓他驚奇的是他覺得一個溫軟如玉的身子軟綿綿地中趴在自己背上他大吃一驚連忙轉過身子原來是縈塵她竟然渾身一絲不掛汗津津地靠著他似乎是睡著了一般。

拿云不敢細看扶著縈塵順勢俯臥然后飛快地下床從地上撿起紫色輕紗蓋在了她的赤身之上。

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化月光咒煉著煉著自己就進入了幻境而且是猶如春宮圖一般的幻境?拿云一邊想一邊走不知不覺得推門而出他站在縈塵布置得有條不紊的庭院之中抬頭仰望。

天空已經漸漸地白又是一個新的早晨。

小云。

拿云轉過頭縈塵不知何時已經穿好了衣服站在門邊望著自己。

你剛才睡過去了所以——他不敢正視縈塵的眼睛腦中盡是她赤身裸體的模樣因而說話有點語無倫次。

是嗎?我只記得教你化月光咒的最后一句口訣時自己跌入了一個夢中然后竟然失去知覺了?

拿云抿了抿嘴角開玩笑似地說道:你可不要告訴我修煉這種符咒之術常常會睡著的喔?

縈塵撲哧一笑說道:你以為我教你催眠術啊呵呵。說著她像想起了一件大事般臉上笑意盡失幽幽地問道:小云我們算是好朋友嗎?

當然是了怎么啦?

縈塵咬了咬嘴唇說道:天人之舞盛會快開始了我們既然是好朋友那就來來打一個賭。

字號 背景 好評 0
18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