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兔子萌妻要跑路 >第四十章 小白

第四十章 小白 (1/1)

小說名稱《兔子萌妻要跑路》 作者:季若如風  更新時間:2020-01-22 10:23  字數:2727

林月弦一蹦一跳地來到了森林,這個森林很大,所以林月弦一邊走一邊做記號,她怕等一下不心迷路了。

  林月弦往森林里面走著,一路上,她看見了好多動物,比如說蜘蛛啦,螞蟻啦,松鼠啦,超可愛的,林月弦一邊走一邊跟動物打招呼,雖然動物們聽不懂她在說什么。

  突然,林月弦發現了一只白兔,她從旁邊找了一些青草,成功地把兔子引到了她的身邊。林月弦把白兔抱在手中,想個寶貝一般,她太喜歡白兔啦!

  “白兔,你當我的寵物好不好?”林月弦天真地詢問著白兔,“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嘍!”白兔在林月弦懷里吃著青草。

  “那我給你取個名字吧,白怎么樣?嗯,那你就叫白了!白,我帶你去玩。”林月弦抱著一只兔子在森林里走著,一會兒給白抓把青草讓它吃,白就這么成為了林月弦的寵物。

  林月弦還發現了幾株可以治傷的草藥,就把草藥放進了她的袋子里,她出門都要挎一個袋子,里面裝了一些一些應急的東西,還有蕭夜給她的藥膏。

  走著走著,林月弦發現了一條河,“哇!白你看,這里有一條溪唉!”林月弦抱著白去溪旁邊舀了幾口水喝,還給白喂了些水。

  溪水真甜,嘿嘿!林月弦看見旁邊的草叢里好像有什么東西。她抱著白警惕地走了過去,萬一是蛇就慘了。

  然而,不是蛇,,林月弦看到的是一個男子。男子的頭發居然是銀色的!林月弦詫異,男子還在流血,白色的衣服已經被染得鮮紅,他躺在草叢里,眼睛閉著。林月弦靠近,探了探他的鼻息,還好,還有氣,林月弦趕緊把剛剛采的藥草拿出來,好在她剛剛運氣好,采了這些藥,這些藥止血的效果那是杠杠的。

  男子突然睜開眼睛,對著林月弦就是一掌,林月弦成功地被打傷了,“你!”林月弦捂著自己的心口,要不要這樣,我是在救你唉!見男子還要打,林月弦趕緊躲開,然后把男子打暈了。

  林月弦扶著男子躺下,心里憤恨,手卻沒停,急忙給男子包扎傷口,男子失血過多,再不止血,血就要流干了。

  替男子敷了草藥,又用隨身攜帶的繃帶給他纏了幾圈,然后,把蕭夜給她的藥抹了一些在不那么嚴重的傷口上,臉上的傷口也給他抹了些。用了好些藥膏,林月弦那個心痛啊!

  這個男的到底惹了誰呀?被打得這么慘!腰部居然被人砍了好幾刀!臉上也被人劃破了,簡直慘不忍睹!林月弦看著都疼,心里罵著,打他的那個人簡直就不是人,沒聽說過打人不打臉么?萬一臉上留疤了,這男的以后自卑了怎么辦?額,貌似林月弦關心的地方錯了。

  過了一會兒,林月弦用葉子打了些水給男子喝,把白留在男子身邊,她去附近再找些草藥,因為男子的傷勢太重,她剛剛運氣很好的讓他撿了一條命回來,如果不好好處理傷口,男子還是很危險的。

  林月弦覺得森林太好了,草藥到處都是,沒費多少功夫,林月弦就找到了她要找的藥。林月弦就拿回去,打算給男子換一下藥。

  沒想到一回到溪邊,男子拿著一把匕首刺向白,林月弦大喊一聲住手!男子停下了,林月弦趕緊跑了過去,把白抱起來,撫摸了一會兒,憤怒地看著男子。

  “你是什么人?”男子目光陰冷地盯著林月弦。

  “你管我是誰!你為什么要殺我的兔子?”救了你,你還想殺我的兔子,沒良心!

  “我想殺什么要你管。”男子顯然很不舒服,說話的聲音還很虛弱。

  “這是我的兔子,我當然要管!”林月弦看男子很虛弱,也就不和他計較了,先換了藥再說,“坐下,我給你換藥。”林月弦命令到。

  男子不坐,還往其他地方走,顯然是要離開。林月弦攔在了他面前,“喂!你不要命了!傷勢那么重還走!”

  男子不理她繼續往前走,林月弦攔住不讓他走。

  男子不耐煩了:“走開,不然我殺了你!”男子說話的語氣很嚇人。如果不是因為林月弦剛剛救了他一命,他早就把她殺了。

  “嘁,你走路都搖搖晃晃的,還想殺我?”林月弦強行拉住男子,男子又跟林月弦打了起來。

  林月弦見男子的傷口因為打斗又流血了,趕緊制止他:“你不想找傷了你的人報仇嗎?”

  男子停住了,林月弦繼續說:“你再不讓我給你處理傷口,你就要死掉了,到時候傷你的人豈不是高興?所以,趕緊的坐下,讓我給你換藥!”男子居然乖乖地坐下了!

  林月弦表揚了一下“真乖”,然后就重新給男子包扎傷口,把藥敷上,男子的傷口一會兒就不流血了。

  林月弦又要給他擦臉,給臉上也重新涂點藥,男子拍掉了她的手。

  “拿開。”男子陰沉的說。

  “沒事,等我擦完就會把手拿開,你這臉上的傷必須得好好治,留了疤的話,以后就沒有姑娘喜歡你了!”然后爪子就在男子的臉上抹來抹去,男子整個過程都是臉色不善地盯著林月弦,敢這么在他臉上摸的,她還是第一個。要是別人,早就被他掐死了!

  “好了!”林月弦拍拍手,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杰作,還不錯!林月弦心情好的去洗了個手,順便舀了些水回來,讓男子喝。男子十分不爽的喝下了水,就在那里打坐,用內力幫助傷勢恢復。

  林月弦看得興奮極了,自己一定要有內力,這個簡直就是開掛呀,有種內力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覺,有了內力不僅功夫厲害,居然還可以療傷,太牛了!

  男子睜開眼睛,兇狠地看了林月弦一眼,林月弦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乖乖地和白玩起來了。

  許久后,男子停止了打坐,林月弦關切地問:“你怎么樣了?”

  男子本來不想回答,但是林月弦的眼光太熾熱,他煩悶地回答:“好多了。”

  “那就好,”林月弦一邊逗著白一邊問,“你是樊國的人吧!”

  男子眸子一冷,眼里盡是殺意。

  “別,我只是猜的,我沒別的意思,放心,我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別人的!”林月弦趕緊保證,她可不想丟了命,因為現在安寧國和納多魯大戰在即,樊國又和納多魯是一個陣營,所以安寧和樊國兩國的關系很不友好,大概也是要打仗的,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男子的冷意這才褪去一點。

  “你的頭發好漂亮啊!”林月弦笑笑,男子的頭發是銀色,太好看了!

  男子依舊面色陰沉。

  “我們做朋友吧!我叫林月弦,你呢?”林月弦直接說了自己的真名,伸出手,想和男子握手。

  男子不動,“我不需要朋友!你的恩情我會記得,我可以不殺你,現在,你走吧。”

  額,這什么情況?不殺我算是回報我嗎?雖然我本來就沒想過要回報,算了,這個傲嬌的人,不用在意他。林月弦站起身,“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你要心你的傷口啊!朋友,再見!”然后,林月弦不管男子的反應就離開了,反正林月弦覺得男子是她朋友就行了!

  她沒聽到男子后面說的話:“林月弦,呵呵,有趣的丫頭。”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