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潛龍勿用 (1/2)

字號 背景 好評 0

陳安在巨獸世界晃蕩了大半年,可在外界卻沒過去多久。

  丘淵當初得了陳安的命令,繼續蟄伏,一直到陳安回歸,才再次召喚了他。

  本來他只是想對這故人,幫扶一二,可此時看著對方一臉狂熱的模樣,不禁多出了許多的想法。

  “丘愛卿免禮,大周將有紛亂,實在不宜長居,朕念及舊情,想均分兄弟們一份好處,丘愛卿作為代表,有什么想法盡管直言,不用見外。”

  丘淵一臉興奮之色,再也沒有得知自己一直忠心追隨的領榮登九五更讓人振奮的事情了。可能唯一遺憾的就是自己沒有參與那份從龍之功。

  不過現在看起來老領還顧念舊情,自己等人還有成為對方心腹的可能。

  “屬下們在大周忍辱負重,篳路藍縷只是為陛下守護一份產業,現今陛下不需要我們再在那里留守,屬下們自然全都聽憑陛下安排。”

  相起沈林,陳安自然更信任丘淵,因為他的忠誠是經過時間檢驗的,二十年的矢志不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沈林只是因為一份微末時的友誼,在陳安心真心的靠不住。

  只是丘淵這修為……

  對此,陳安也沒表現的太過為難,如今他貴為九五,富有一國,哪還會吝嗇這點培養,他現在唯一欠缺的就是不能掌控人心,想要培養一個人,乃至一股勢力還是很輕易的。

  “你的忠心我是知道,現在也正是需要你們的時候,嗯……你和你的人就都到大齊來,再建一個全新的情報,名目么,就叫潛龍。”

  “謹遵陛下吩咐。”

  布置完任務,陳安又拿出一個一指長并指寬的金黃封面小冊子,上面只有四個字:予取予求。

  他將之遞給丘淵道:“憑此金批,玉珍室等內庫寶藏隨你取用。”

  “謝陛下。”

  丘淵大喜,他自己是無所謂,但感覺總算是可以給帶著的一幫老兄弟一個交代了。

  這時,陳安忽有所感,望向閣外,隨即打丘淵道:“從大周舉家搬遷至此總歸諸事繁雜,你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對了,物資好說,人手的話,若是不夠,就從大周調,朕需要一些干凈的人。”

  丘淵心一動,喜色收斂,似是明白了陳安的某些深意,迅速進入了狀態,領命離去。

  待到他離開,陳安才向另一個方向笑道:“小光,怎么有空閑來看大哥。”

  在那個方向,黎光的身影如簡筆勾勒一般,凸顯而出,他還是表情不多,即便是面對陳安這個最親近的人,同樣不帶笑容,只是稍顯柔和地道:“聶海峰撤兵,駐守秦州一線,與我方隔云荒而治,西邊的局面算是徹底穩定了下來,我左右無事就想來看看大哥。”

  陳安看他那樣,就知道不會這么簡單,笑道:“你是大哥帶大的,又自小患有口疾不善言辭,但凡有事,多為我猜測理解,哪還能看不出你的心事。有什么事就直言吧,你我兄弟之間,還有什么不能說的。”

  小光也覺得自己的表現有些好笑,不過他沒有笑,而是當大哥的話若教條,立即改正,直言道:“我覺得待到東南安定,朝局會有變化,氏族不會甘伏于皇權,各方也不會信服央。”

  陳安一愣,不免心苦笑,叫你直接,你還真夠直接的,直接把東萊最大的隱患都敞開來說。

  作為大齊的皇帝,他站的最高,怎么可能對當前的局勢變化沒有一絲察覺,需要沈林和小光不斷來提醒。

  不過小光終歸和沈林不同,小光是他的兄弟亦是他的股肱之臣,對朝政有些想法也實屬應該,可沈林就不同了,他只是陳安的耳目,一個耳目有了自己的想法,還意圖與自己對著干,這怎么能容忍。

  因此在錦嵐殿時,他實在是感覺有些心殤。

  現在看到小光,心情稍微好了點,反而還向著對方解釋安慰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這都是可以預見的事情,自古以來都是這樣,若利益分配不均,他們不介意自己伸手來取,‘四海窮困,天祿永終’也是此理。”

  “可整個大齊都是大哥你一手建立,如今四方尚未海晏河清,他們就迫不及待的伸手,實在是……該死。”

  小光語氣略帶一絲憤恨,對于向來情緒較少的他來說,實在是有些少見。

  對于小光的小孩子脾氣,陳安笑了笑,相于這位兄弟的不平,他倒是想的開。

  拔血月刀、拯救萬民、統一東荒、外拒原、內理城邦、開東南……這一切的一切確實都是他為東荒做出的功績,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情。

  可也正是隨著這些事情的塵埃落定,大齊的形勢開始轉變。

  先就是各方勢力間的蛋糕分配,必然有徐徐多多的不公和怨恨;其次就是由城邦制直接改組的國家,必然不可能像大乾那樣,必然有著屬于自己獨特的構架;再次,各方勢力的融合必須加緊,不然早晚是個隱患;還有就是血月刀的存在,讓太多的人不安,必須將之由個人所屬的神兵,變成國器……

  這大大小小的問題多不可數,湊在一起,幾乎讓大齊處在存亡斷續的邊緣。尤其是各大氏族之間近乎不可調和的矛盾,使得大齊社稷危若累卵,一個不好就是分崩離析的下場。

  畢竟大齊和

字號 背景 好評 0
18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