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院上墳 >第三百八十四章 蜃海 (續十五)

第三百八十四章 蜃海 (續十五) (1/2)

小說名稱《院上墳》 作者:梅村  更新時間:2020-01-19 15:21  字數:3106

我和煥生、小雷緊緊跟在曹隊的身后,借著通道里閃爍不止的燈光,在船艙里前進搜索。

  從丁劍曾經呆過的艙房,到底艙錯綜復雜的通道,以及擺滿電池的庫房,已經升起的安放電磁發射裝置的平臺,能找的地方,幾乎都走了一遍,但依舊沒有丁劍的影子,我們也漸漸對找到丁劍失去了最后的信心。

  快到船首甲板時,“死亡號角”的聲音再次響起,但這一次,聲音顯得有些凄厲,而且短暫,只是兩聲之后,就嘎然而止,接著,仿佛就在海面上,傳來了低沉的,如同巨輪鳴笛般的悶響,令船身都有些顫抖,將我們的目光瞬間吸引了過去。

  我們的船頭已經與那團紫色霧氣不足千米的距離,可以看清霧氣中心,那團明亮的光斑里,出現了一個明顯的黑影。和之前海市蜃樓中的黑影如出一轍,龐大的船體,高聳的橋樓以及特征明顯的塔吊,這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東星號。

  只不過,此時的東星號不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幻影,而是就在海面上破浪而來,甚至可以看到船頭激起的水花。而在那團霧的背后,高聳的浪墻清晰可見,最多離霧氣不過幾百米的距離,此時已經可以分辨出,浪墻并不是直上直下的起伏,而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弧形,似乎在圍繞著圓心緩慢的旋轉,如果從高空看下去,那應該是一個碩大無比的漩渦。

  我們應該就在漩渦的谷底,看上去浪墻似乎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高,實際上是我們在漩渦中越陷越深了。

  “是東星號的本體,魏智華的實驗看來成功了,真是活見鬼,這么大一條船居然能給引出來。”曹隊登上船首甲板的最高處,面色嚴峻的眺望著。

  “陸炳林猜測的不錯,魏智華的直升機沒有去補給船,他就在東星號的上空。”煥生指著濃霧上方的一個不太清晰的光點說道。他的話音未落,我們腳下的科考船劇烈的震動了一下,我們連忙扶住船舷上的欄桿,緊接著整個船上的燈光全部熄滅了。科考船緩緩地停了下來,一定是蔣船長停掉了發動機,準備做最后一搏。

  燈光熄滅后,濃霧中鉆出地東星號愈發的清晰起來,從它船頭的方向觀察,東星號并不是駛向我們這里,而是大約向北偏了十幾度。而整個船身籠罩的霧氣,也不再是淡紫色,而是有了一層似有似無的淡黃色光暈。但顯然這層光暈并不是霧氣,它始終保持著東星號的外輪廓,并不會隨著船身駛離霧氣而改變。

  “常叔,東星號外面的光暈,和丁劍在船艙昏迷時,周身上下的光很像。”小雷在我身邊低聲說到。

  “老常,丁劍看來是找不到了,我們下一步怎么辦,就在這干等著?不知道老蔣留的那點電夠不夠我們沖出去的?”曹隊匆匆的從甲板高出下來,走到我的身邊。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陸教授也應該在盤算下一步的行動,我估計八成他會放小艇下去,登上東星號。接應魏智華倒是次要的,主要是他也無法抗拒進入蜃海中心,解開一切謎團的誘惑,而且,東星號的噸位比科考船大得多,扛過這漩渦的機會也大得多。”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也有兩條路,堅守在科考船上,等著蔣船長用最后的電量驅動動力系統,賭一把,沖過巨浪區。另一條路就是和陸炳林一起,登上東星號,看一看那上面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看了看身邊的同伴,曹隊神情嚴峻,煥生眉宇間卻有一種期待,小雷則是面無表情,呆呆的看著船頭發愣。

  “老常,魏智華剛剛有一點說的很對,其實我是有整個行動計劃否決權的,當第一次通訊系統失靈時,我就可以中止行動的,但魏智華拉著我談了很久,讓我猶豫了,畢竟魏智華他們的蜃海計劃已經奔波了六年,國家在這個項目上的投入已經是個天文數字,可成敗就在我們的一念之間,我下不了這個決心。現在已經是這個樣子,我的意見是,我帶著小雷跟陸炳林去東星號,能找到魏智華最好,找不到我們也會想辦法把東星號上的情況給你們傳回來。“

  ”老常,你和煥生留在科考船上,蔣船長自打科考船下水,就是船長,五大洲四大洋,什么樣的風浪都經歷過,他的決定,我還是信的。他能把你們帶出去。“

  一旁的煥生嘿嘿笑了兩聲,”老曹,你對蔣船長有信心,我卻對陸炳林有信心。好歹我當了一年多的追蜃人,當年對老陸有些誤解,半道散了攤子,但天命如此,這么多年后又碰到一起,這一回我是打算堅持一把。“

  看大家把目光轉向了我,我只有攤了攤手,”曹隊,我跟你說了多少遍,當年玄門的事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這都是我們每個人自己的選擇。今天也是如此,你還不了解我,沒困難我們制造困難也要上,你覺得我會選擇困守在科考船上嗎?“

  ”況且,我和丁劍有緣,我不相信他跳了海,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剛剛小雷說的對,丁劍身上的黃光和現在東星號外面的霧氣很相似,這不是偶然,很可能是高能輻射造成的。也許只有登上東星號,才能解開他身上的秘密。“

  這時候,科考船的船身再次上下顛簸起來,紫色的霧氣,準確的說蜃海核心已經延伸到了船頭,像是正在緩緩拉開的幕布,只是沒有人知道幕布后面到底是什么,要上演一出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