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申公豹傳承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夜宴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夜宴 (1/1)

小說名稱《申公豹傳承》 作者:第九天命  更新時間:2020-01-24 16:29  字數:2851

readx    “大人的意思是?”山匪首領瞇著眼睛道。

  太守冷冷一笑,自腰間拿出一塊玉牌:“你持我玉牌,按我命令行事”。

  “遵命”山匪首領接過玉牌,滿面鄭重,若是能度過這次危難,日后自然是人生坦途,若是度不過,那就兩說了。

  “你按我計劃,殺掉那田博冠之后,在偽造一份圣旨,偷天換日,成為我滾州府最高將領”太守眼中殺機四溢。

  “大人,這怕是不好吧,那田博冠來到滾州府有一段時間了,已經和眾位將領見過面,如何瞞天過海?”山匪遲疑道。

  “笨,本官這么些年鎮守袞洲,早就將此地打造的鐵桶如錮,那軍中自然也有本官的手下,其余的趁亂滅口,找人替換上就是”太守衣袖一揮,向著門外走去。

  “屬下尊令”山匪首領嘿嘿一陣冷笑,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在驛站內,玉獨秀雙目緊閉,穩固自己的修為,感悟著掌中世界的玄奧,掌中世界乃是先天神通,具有無窮潛力,隨著玉獨秀實力的進步,或者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此方世界自然會分解混沌之力化為先天,滋潤世界,促進世界成長。

  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成長,每一秒天地玄奧都在演化,一一呈現在玉獨秀的眼簾,要不是看到虛空中滾滾而來的劫力,玉獨秀還真不愿意睜開眼,從這種境界中醒來。

  為何會有劫力向著滾州府而來?。

  玉獨秀手中推算,奇門遁甲不斷演算,卻摸不著半點頭緒。

  “算了,不管如何,今日劫力積蓄到了頂點,這滾州府自然會有大亂子。管它洪水滔天,我只取那扶桑木”說著,卻見玉獨秀身子一轉。瞬間化為一只蚊子,嗡鳴中向著太守府敢去。

  今日里滾州府多有詭異。一群身材壯碩,面色陰冷,腰間鼓囊的漢子成雙結對的不斷向著滾州府內趕來,只見進,不見出。

  “王哥,你說這些個漢子是什么人,看其腰間鼓囊,好像是有兵器”。

  城門口。幾個守城的士兵有氣無力的站在那里,一個士兵叼著狗尾巴草,看著走進城中的兩個身材壯碩的漢子道。

  另外一個士兵動了動長矛:“看其面目陰狠,周身似乎有煞氣繚繞,想必是見過血的,怕不是尋常人,只是前日里太守打過招呼,似乎有什么軍隊秘密在袞洲城內集結,莫非是要開戰了?”。

  “誰知道,既然太守吩咐過。你我兄弟別沒事找事,惡了太守,你我都要丟掉飯碗。守城門雖然辛苦,但終究是風雨無憂,豐衣足食的好差事”一個士兵瞪了眼二人道。

  “還是伍長大人想的周到,既然太守有令,那咱們就別沒事找事,上層的事情不是咱們可以攙和的”又有士兵插嘴道。

  玉獨秀化為蚊子在空中飛舞,看著往來的鳥雀,小心翼翼的避開身子,生怕被某一只不開眼睛的家伙給吞到肚子里。玉獨秀吞噬蚊子,提煉蚊子體內的精血。所變化的卻不是普通蚊子,乃是上古都赫赫有名的兇獸。當然了,玉獨秀所化的兇獸蚊子還處于幼年期,威能幾何,卻從未見玉獨秀施展過。

  玉獨秀一路走過,看到了街道上許多身材壯碩,面帶陰狠,周身殺氣繚繞之人,心中暗道這群人不簡單,但卻也沒當回事,這世界是高武世界,仙俠縱橫,有一個快意恩仇的江湖并不令人驚訝。

  玉獨秀將這群人當做江湖中人了。

  若是換一種說法,盜匪確實是江湖中人。

  飛過一道道屏障,來到了太守府上空,圍繞著整個太守府轉了一圈后,玉獨秀選了一個無人的屋子,瞬間在窗紙上破開米粒大小的孔洞,鉆了進去。

  屋子里面滿是灰塵,顯然這里很久沒有人打理過,一道青光在虛空中閃現,下一刻卻見玉獨秀身形出現在屋中。

  大袖一浮,所有灰塵瞬間離散,露出一塊干凈的空地,玉獨秀盤膝坐在地上,等候夜幕降臨,今夜滾州府必然有大事,而他,必須要想辦法趁亂盜走太守府的橫梁。

  “機會難得,想要城內發生動亂,除非是戰亂年代,不然是千百年都未曾有過,最近幾日居然有劫氣向著袞洲府匯聚,莫非本公子真是應劫的災星不成,怎么到哪里都會有劫數降臨”想到這里,玉獨秀詭異一笑,隨后緩緩閉上眼睛,入道冥冥。

  外界,太守身著官服,看著府內往來的侍女,面無表情的看著天空,似乎在等待什么。

  不多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接著就聽到一陣蒼老的聲音傳來:“老爺,請帖已經送往將軍府,田將軍答應今夜前來參加宴會”。

  太守聞言收回目光,身子未動,只是擺擺手:“退下吧”。

  “是”管家聞言往后走。

  “等一等”管家還未走出十步,就聽到太守再次開口。

  “老爺”管家上前幾步,來到太守身邊。

  “再仔細檢查一遍,勿有遺漏疏忽”太守轉過身,在一瞬間似乎蒼老了許多。

  “是,請老爺放心”管家鄭重道。

  太守嘆息一聲轉過身:“開弓沒有回頭箭,當年做下了那種事,就注定麻煩不斷,一次比一次兇險”。

  管家沒有聽到太守的話,早就走遠了,再說了太守聲音并不大,剛剛出口,就被迎面的微風吹散。

  微風吹來,太守絳紫色的官服在夕陽下凄厲如血,上面繡畫的麒麟平白多了一抹悲壯。

  良久之后,太守轉身向著府內走去。

  今夜太守府內燈火通明,往來侍女穿梭不絕,一道道上好的佳肴被擺放在大殿正中央的長桌上,菜肴被扣了起來,顯然是怕客人來晚,溫度散盡。

  大殿內燈火通明,太守端坐主座,靜靜閉目不語。

  許久之后,燭火過半,外面傳來一聲嘹亮的聲音:“大將軍到”。

  太守猛然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方才邁步向著大廳外走去。

  “哈哈哈,將軍到來令本官府邸蓬蓽生輝”遠遠地看到田博冠,太守就哈哈大笑。

  “大人說笑了,下官無地自容”田博冠周身穿著盔甲,面容英俊挺拔,眉宇之間一股軍伍之人特有的鐵血繚繞不絕。

  “有勞大人久候,下官大營中有些事情耽擱了”田博冠對著太守抱拳回禮。

  “不晚不晚,將軍來了就好”太守哈哈一笑,手掌一伸:“將軍請”。

  “請”將軍伸手道。

  二人一齊入了大殿,在田博冠身邊諸位偏將一一落座,這些偏將乃是自戰場跟隨田博冠至袞洲的親近之人,乃是過命的交情,也是田博冠貼身近衛,從不離身。

  眾人落座,自然有侍女上前揭開一個個蓋子,露出精致至極的美食,一時間香氣四溢。

  “將軍,請”太守倒了一杯酒,端起來與田博冠示意。

  田博冠哈哈一笑:“請”。

  二人一飲而盡,吃了些菜,談了些許無聊話語,太守忽然間話語一轉道:“聽說將軍在追查二十年前欽差被殺一案?”。

  田博冠點點頭:“正是”。

  “唉,滄海桑田,時過境遷,過去的事情就已經過去了,所有的線索都已經斷掉,將軍怕是查不到什么”太守一笑,倒了一杯酒。

  “是極,那兇案沒有查到,但卻知曉這袞洲境內有一伙窮兇極惡的土匪,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本將軍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第一把火就要將這盜匪點燃,燒的點滴不剩”田博冠哈哈一笑,喝了一杯酒。未完待續

  ...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