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閨譽 >第四十六章機會

第四十六章機會 (1/1)

小說名稱《閨譽》 作者:沐緋紅  更新時間:2020-01-25 11:56  字數:2560

只是走在前面的人走的很快,柳青追了一會兒,見那人朝著前面去了,她便放慢了腳步,那人不一會兒便不見了蹤影。

  崔嫂子趕上柳青,氣喘著問道:“可看清楚了是誰?”

  柳青搖搖頭道:“那人跑的太快了,我沒看清。”

  崔嫂子有些擔心的道:“會不會是太太身邊的人?”

  柳青安慰道:“崔嫂子放心,我會將此事轉告小姐的,你也了解我們大小姐的秉性,她是不會讓你吃虧的。”

  崔嫂子聽了此話之后,心下稍安。

  況她只是在上房伺候,并不是朱氏貼身的,過兩天朱氏便去瀛州了,她一走自己也就沒事了。

  第二日是中秋,大家都沉浸在節日的歡慶中。

  早起柳明帶著家里的小輩先給老太爺與老太太行了禮。

  中午,老太爺將中秋宴開在了后花園的花廳中。

  老太爺帶著家里的男人坐在了東花廳,老太太帶著女眷在西花廳,遠遠的便能聽到眾人的說笑聲,一派喜慶氣氛。

  席間觥籌交錯,推杯換盞,柳明對遠道而來的石硯格外親熱。

  老太爺柳家福便犯了嘀咕,再看石硯,長的一表人才,心里不由得動了念頭。

  石硯完全沒有察覺到柳家祿正一臉笑看著他,依然在與柳峰說笑。

  不少人看出了柳家祿的意思,不過都沒有點破。

  到了晚間,祭完月神賞月之時,韓氏便與柳珂開起了玩笑。

  柳珂乍聽此事,心里不由得一驚,只覺這是亂點鴛鴦譜。

  她必須要阻止此事。

  在她眼里石硯就是一個不懂事的頑童,況且柳琀似是對石硯很上心,她可不想因此而與柳琀有了什么芥蒂。

  不過此事還沒有說在明處,她便還有時間去阻止。

  因為韓氏的玩笑,賞月時的氣氛便變得有些怪異。

  朱氏雖然心里翻江倒海,不過面上卻只是有些淡淡的,不像小王氏,不愉之色直接便掛在了臉上。

  天上的月稍稍偏西一些,眾人便以體恤老太太的身體為由各自散去。

  柳珍悶悶的跟在朱氏的身后,沒有回自己的住處,反而去了正房。

  朱氏見柳珍垂頭喪氣的樣子,輕聲的呵斥道:“大過節的,你弄這幅樣子做什么?”

  柳珍見房中沒有旁人也不忌諱,道:“母親,您成日家的說他們是喪婦女,正經人家不會要她們,可是你聽到沒有,柳珂要許給石家了。”她一邊說著一邊氣呼呼的徑自坐了。

  剛才在席間,朱氏也是強忍著心中的氣,此時被柳珍一鬧,低聲怒道:“婚姻大事,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誰說便定下了。”

  柳珍聽了此話,眼睛一亮,道:“母親,您的意思是您反對此事,”說到這里,嘴角一揚,得意的道:“對呀,我怎么這么傻,您可是我們的母親,正經的大太太,到時候您不同意,這親事也成不了。”

  朱氏白了自己女兒一眼,沒有說話,心里卻暗忖道:自己女兒的心思與柳珂相比還是太稚嫩了,此事若是老太太、老太爺準了,哪有還她說話的份兒。

  朱氏煩躁的在原地轉了一圈,柳家是最重信義的,若是她將柳珂的親事定下了,老太太、老太爺定然惱火,自己在柳家的日子便更艱難了。

  朱氏搖搖頭,又想道:此事,還是要從柳珂的頭上下手,現在要緊的是決不能讓柳珂與石硯的事情落定,然后再圖其他。

  她想到這里目露兇光,輕哼一聲,慢慢氣定神閑的坐在了柳珍的對面。

  柳珍見了朱氏的神情道:“母親,你想到辦法了?”

  “這樣的事你別管別問,只管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我只有你這么一個女兒,總會想盡辦法讓你過上好日子的。至于她們姐妹,命里帶煞,將母親都克死了,怎配找石家那樣的人家。”說到這里,朱氏那眼掃了柳珍一眼接著道:“你呢,平日里多長點心眼兒,你看這次回來,那柳琀可比以往沉靜了不少,倒是你一點長進沒有,喜怒都寫在臉上,你是有母親教養的人,要比她們更出色才是,怎么反而連柳珂的一半也不如。”

  聽了朱氏的話以后,柳珍起身上前抱著她的胳膊道:“是,女兒聽母親的,以后多聽多看少說話,一定不讓柳珂比下去。”

  母女二人有拉著手說了些悄悄話,直到亥時末刻,朱氏才命人將柳珍送回了秀珍園。

  在柳珍走了之后,一個人影悄悄離了正房,朝后面走去。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在正房伺候的崔嫂子。

  她剛才看到朱氏母子氣呼呼的進了房門,便留了心,悄悄來至廊下聽了會兒,不由得心驚,待柳珍走了之后,便趕緊去了秀竹園。

  此時,柳珂剛剛上了床,正歪在床上看書,聽了崔嫂子的話以后,命柳青賞了崔嫂子五兩銀子,笑道:“崔嫂子的兒子可好些了?”

  崔嫂子聽了此話,忙道:“多謝大小姐還記著我家小林子,托大小姐的福,已經好了,現在可以去私塾念書了。”

  “那孩子是個聰明的,崔嫂子要好好培養他才是,若有何難處便跟我說。”

  崔嫂子自然又是一番千恩萬謝。

  趁著柳珂高興,便將昨晚與柳青說話被人偷聽的事跟她說了。

  柳珂也明白崔嫂子的意思,便笑道:“你放心,此事定然不會給你引禍的。”說著便又拿起了手邊的書。

  崔嫂子便告退了。

  翌日,石硯還席,家里多數人都答應去參加。

  朱氏推說要去朱家看看,獨沒有去。

  柳珂聽了此言便知道是怎么回事,朱氏在博陵不能久待,就只有這么幾天的時間,八成是坐不住了。

  她這幾天一直思慮此事,一大早便將玉葉叫到跟前吩咐了一番。

  正如柳青所言,玉葉雖然年紀小,可是辦事卻很妥帖,將此事講給她辦,還是比較放心的。

  石硯開宴自然是怎么熱鬧怎么辦,人還沒有到,戲班子便先到了,敲敲打打的在試樂。

  因昨天石硯托了柳珂幫忙照看西花廳,所以柳珂便早早的便來至西花廳里坐著了。

  她看著下人進進出出,心里不由想起朱氏對她做的事情。

  這些日子以來,柳珂都是一直隱忍未發,不是她寬仁大度無所不容,而是上一世的經驗告訴她,不管是面對什么樣的敵人,在你還不能將她一擊而敗的時候,便不要動她,如果你只能將他打傷而不能將她消滅,那等她養好傷之后,你面對的便是更加瘋狂的報復。

  這些天以來,她在等一個機會。

  一個可以將敵人一擊而倒的機會。

  如今機會終于來了。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