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閨譽 >第三百二十五章中毒

第三百二十五章中毒 (1/2)

小說名稱《閨譽》 作者:沐緋紅  更新時間:2020-01-25 11:56  字數:4752

容熠聽到外面有急促的腳步聲,忙打開門,正好一個小奴隸想闖進來,險些與容熠撞個滿懷。

  嚇得小奴隸忙后退了幾步跪地求饒。

  “昆莫饒命,昆莫饒命,我不是故意的……”

  容熠沒想與他計較。

  只是問道:“什么事慌慌張張的?”

  那小奴隸被嚇得渾身發抖,語不成句。

  容熠只好道:“我不會懲罰你,起來說話。”

  那小奴隸一聽,身體這才不抖了,磕磕巴巴的道:“大當戶往我轉告昆莫,剛才,剛才有人說木珠姑娘,木珠姑娘在家自殺了。”

  聽了此話之后,容熠與柳峰都不由的一驚。

  容熠一愣之后,越過小奴隸便出了房門。

  柳峰也顧不得收拾行囊了,慌忙跟在容熠的身后朝著木托家而去。

  若是此時木珠死了,肯定大家都會以為木珠是因為在馭馬節上的事情想不開。

  雖然容熠并沒有什么錯,可是難免一些好事者會將木珠的死歸結到容熠的身上。

  容熠在烏孫剛剛樹立起的形象便會大打折扣。

  容熠到不在乎什么名聲,但是他不想有一個女人的死跟他牽扯上關系,到時候柳珂來了,他解釋起來會很麻煩。

  他正要出門卻見無畏匆忙的從外面趕了回來,正好與容熠打了照面。

  無畏忙上前道:“昆莫可知道了,木珠那丫頭竟然因為您沒看上她便想不開自殺了。”

  “我知道了,正想過去看看。”容熠冷冷的道。

  現在木珠因為什么出事還不明朗,他也不想多說什么,只是想趕過去親自一看究竟。

  “昆莫這時候過去好嗎?我怕木托那家伙一時沖動會傷害到您。”無畏有些緊張的道。

  容熠冷冷的道:“該面對的無論回避到什么時候總是要面對。”

  他說完大踏步的朝外走去。

  “那臣下讓人給您準備馬去。”無畏見攔不住容熠便沖著他的背影喊道。

  容熠腳下沒有停。

  柳峰卻搖搖頭跟著無畏去取馬了。

  無畏與柳峰驅馬到了半路才追上容熠。

  等到他們趕到木托的府門外。聽到里面傳出了哭聲。

  木珠一直是木托的驕傲。

  木托對木珠甚至比對幾個兒子都要器重,現在竟死于非命,豈不令人感嘆。

  門房的人看到容熠帶人前來,臉上不敢又怒氣,忙給他開了門,將他帶到了木托的跟前。

  木托的幾個兒子,見容熠走了進來。都忍住不住紅著眼睛怒目而視。木托的臉上也恨恨的,只是敷衍的給容熠行了禮,便不再說話。

  而木托的大老婆。也就是木珠的母親,卻直接哭著向容熠討要女兒的命——

  “我們家木珠做錯了什么,竟然你如此嫌棄,當著那么多人的面。你到了她的跟前,卻又將狼皮帶走……”

  容熠沒有理會只是朝著擺在靈床上的木珠看去。

  “我要看看木珠。”容熠冷冷的道。

  “她已經死了。你現在要看她還有什么用!”木托的大老婆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木托沖自己的老婆喊道:“閉嘴——”

  他喊完之后,使勁兒咬了咬牙根,冷著臉帶著鼻音道:“木珠唯一傾情的人便是昆莫,若是昆莫能與她告別。那也算是圓了木珠的一個心愿。”

  下人們聽了此話之后,引著容熠到了木珠的靈前。

  一想到自己家的小姐,過了今天便要拉到百公里之外的大漠中去天葬。下人們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容熠輕輕解開了蓋在木珠身上的白布。

  只見木珠眼下發青,雙唇黑紫。若不是中毒便是窒息。

  他抬手扒開木珠的眼睛看了看,不由大吃一驚,瞳孔還沒有散開,也就是說,她現在只是重度昏迷,并沒有死。

  容熠忙握住了木珠的脈細。

  木珠的脈細如游絲一般,好像隨時都會斷。

  容熠忙從懷里掏出了隨身攜帶的金針,拿起木珠的手指,在眾人的驚呼中便扎了下去。

  “你干什么,我姐姐死了你還這樣對她。”木珠的一個弟弟沖容熠喊道。

  柳峰忙上前攔住了那孩子,道:“你們容熠昆莫醫術高明,說不定你姐姐還有救呢。”

  那孩子聽了柳峰的話之后,驚得瞪大了眼睛。

  容熠捏住木珠的手指,剛剛被扎破的地方,慢慢的滲出了一滴黑色的血。

  木珠這是中毒了。

  他用手指抹了抹那滴血放在鼻下聞了聞,滿臉的驚訝,竟然是中原宮廷常用的斷腸草,現在一時間他配不出斷腸草的解藥,只能先用常規的解毒辦法試一試,看能不能先保住命。

  他命人取藜蘆煮水給木珠灌下。

  可是木托家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藜蘆是什么東西。

  容熠只好換了瓜蒂。

  “瓜蒂也沒有,”木珠的母親近乎絕望的搖搖頭。

  容熠深深的一閉眼,道:“煮了甘草和綠豆,先給她灌下。”

  大草原上,最常見的便是甘草了,木托的家人聽了此話之后忙按照容熠說的去準備了。

  木珠的母親親自煎了滿滿的兩大碗藥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