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鎮北大將軍 (1/2)

字號 背景 好評 0
閨譽3497字

蘇晚秋回手便沖翠心舉起了巴掌,可是她的手還沒有觸碰到翠心的臉,便又狠狠的甩了下去,道:“你少拿世子嚇唬我。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翠心一笑道:“奴婢不是嚇唬您,只是提醒您,別當了當今皇上的昭儀娘娘便知足了。”

  “用不著你提醒。”蘇晚秋咬著牙道。

  “馬上就要開戰了,你的昭儀娘娘也當不了許久了,還是好好想想怎么給世子辦差吧。主子!”翠心滿臉含笑的提醒道。

  蘇淺秋將手中的孔明燈揉成了一團丟在地上,沒有說話,悶悶的去睡了。

  翠心將地上的孔明燈撿了起來小心的收好出了房門。

  一出門便對另一個在蘇晚秋身邊保護的人——敏心道:“想辦法將這件東西送到我們的聯絡點去。”

  敏心低頭應是。

  第二天清晨,京城還是如平常般的平靜。

  街上人來人往,前段日子戰亂的恐慌,就好像是發生在很久之前的事情一般。

  大家都以為現在北燕自顧尚且不暇,所以不可能再往京城這邊來了。

  所以,南逃的人也都觀望起來。

  現在的京城還是一片祥和安寧。

  巳時三刻,一匹快馬闖進了京城的大們,打破了原有的寧靜。

  “八百里加急戰報,北燕又開戰了楚州告急,——八百里加急戰報,北燕又開戰了——楚州告急……”

  信使一路高喊著策馬前進。

  楚州是京城建業的北門戶,若是楚州被北燕占領的話。那建業也便成了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所以一時間,京城中不管是普通百姓還是皇族權貴,頓時都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原先已經將行李拆箱的人家,又開始抓緊打包行李,準備南遷。

  消息傳到宮中的時候,容燁剛剛的下朝,正準備去后宮。

  當他難道戰報的時候,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事實。

  “這怎么可能?為什么,容祥怎么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便化解了胡人的進攻?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容祥與容爍怎么可能這么快就將胡人的事情解決了。為什么。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容燁坐在龍輦上,反復的重復著這幾句話。

  抬著龍輦的小太監,不知道該是上前還是回去,便只停在當地。

  當容燁坐在御書房的龍椅上聽下面的大臣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的時候。都仿若在夢中一般。

  “阿魯是騙朕的。他并沒有出動大軍進功北燕。他一定是又收了北燕的好處,這個小人!”下面的大臣此時已經吵成了一鍋粥,根本沒有人聽到容燁這句自言自語的話。

  只有近侍太監德安安慰道:“陛下。一定能想到辦法的,您還有晉王殿下呢,他可是您的親兄弟。”

  此時,容燁眼睛一亮,朝著站在近前沒有參與爭吵的晉王看了過去。

  晉王只是一臉的沉靜,面無表情,就好像眼前的事情跟他沒有關系一般。

  因為之前容燁一直都將晉王當做是爭奪帝位的假想敵,所以他一向在朝中都低調不張揚,無論朝中發生什么大事,一般少有人會想到他。

  此時,容燁朝他看了過來,他不是沒有注意道,只是,他卻一眼微低著頭,不去看皇帝。

  容燁嘆了口氣,心道:這么多年容炐都沒有在軍中擔任重要的職務了,此時,再啟用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了吧?

  他如此想罷,開口揚聲道:“肅靜!”

  他一開口地下的大臣便走住了嘴。

  只聽容燁在上面道:“晉王,你對此次的事情怎么看?”

  容炐忽然聽到皇帝點了自己,便躬身上前一步,道:“啟稟陛下,最初得知燕王叛亂的時候,皇上您已經安排妥帖了,現在燕王再掀戰火,我們按照之前的布置應敵就是。”

  他此話一出,不僅是坐上的皇上,就連下面的大臣都一片靜默。

  只聽容炐接著道:“之前,北燕反叛,朝廷措手不及之時都沒有見到諸位大人、將軍如此慌張,怎么我們準備了這么長時間了,按理說應該一切就緒了,反而表現的如此畏敵呢,若是北燕不再進攻的話,難道皇上和在場的諸位大人便沒有想過要收復失地消滅燕賊嗎?我大漢舉國之力,難道真的便打不贏一直偏安西北的燕王嗎?”

  容炐說到這里之后便沒有再往下說,只是靜靜的看著龍椅上的容燁。

  容燁聽了此話之后,沉吟良久,忽然猛的一拍面前的龍案道:“晉王說的不錯,就算燕賊不再南下,朕也是要收服失地的,何懼與燕賊一戰。”

  他說到這里之后,對晉王道:“大皇兄,朕現在就封你為鎮北大將軍,你率領十萬大軍三天后便啟程去迎戰燕賊。”

  晉王聽了此話,嘴角往上一翹,道:“是,臣遵命。”

  晉王說完此話之后,抬頭對皇帝道:“陛下,現在滿城百姓一片恐慌,很多大族都已經準備好了車架行禮準備南遷,等臣領兵出城的時候,皇上是不是借此安撫一下城中的百姓,也好讓城中的百姓知道皇上已經成竹在胸,讓他們不要驚慌。”

  “好主意,好主意,只要全城百姓同仇敵愾,燕賊定然不在話下。”容燁聽了此話之后

字號 背景 好評 0
18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