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 手機版 · 繁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小說 >艾若的紅樓生活 >247久違的秦可卿

247久違的秦可卿 (1/2)

小說名稱《艾若的紅樓生活》 作者:leidewen  更新時間:2020-01-24 12:49  字數:3441

  外面的事,艾若不管,本來她就是相信新生事物,被認同,是要有一定的過程的。不管如何,她又不指著賈政給她賺錢,書寫出來,她自己喜歡看,別人喜歡不,她才不管呢。

  當然,她現在努力的向好媽媽靠攏,比如,每天給賈琛講睡前故事。說實話,她其實也不會講故事,只能拿著賈政的書念,當然也是念她自己覺得有趣的。賈政很無語,那個,現在他真心的覺得小呆是很像艾若了。

  賈琛看艾若給他做皮球的份上,也就沒打擊她,耐著『性』子聽。聽久了,也會問問,這是什么意思,那是什么意思,艾若就跟他解釋,慢慢的,賈琛也沒那么反感聽睡前故事了,反正別白天讓他聽就成。賈政無語,不過他倒是相信潛移默化,心中暗暗的希望小兒子別再那么不著調,多少念點進去也成。

  日子也就這么不咸不淡的過著,艾若都快忘記秦可卿時,她再次出現了。不過這回,她不是在秦家,而是在北靜王府的飲宴上。247

  北靜王妃壽誕,賈家作為老親,不去還真不成。賈琛太鬧,艾若和賈敏就帶著賈瑗和賈瑩一塊去了。北靜王妃也是分開宴客,不過,人位高權重,又不像艾若那么不喜歡人多,所以席上不可能只有四王八公,還有京中其它的權貴夫人,當然,中間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忠義王妃。

  不是她地位最高引人注目,而是一直聽說她在“養病”,怎么會突然出席這樣的貴『婦』聚會?艾若忍不住多看兩眼,而瑞王妃也到了,看到艾若倒也顯得親近,把賈瑗賈瑩叫到身邊,給了表禮,表示自己的親近之意,順便就給他們介紹了忠義王妃。

  北靜王妃看似收到了什么訊息,于是,招呼其它人出去了,會客室一下子變得安靜下來,艾若都想出去了,看了孩子們一眼,又不能放孩子們出去,可是留下,她又覺得不好,心情一下子灰暗起來。覺得跟上位者,果然很痛苦了。

  不過,孩子也是個話題,瑞王妃和忠義王妃是妯娌,之前就很相熟,順便說道,“看可兒和賈家的瑩姑娘差不多大,正好讓他們一塊親近親近。”

  艾若本沒認出忠義王妃邊上被抱著的小女孩是誰,但聽瑞王妃叫了一聲‘可兒’,心念一動,再打量,她看到了胸前的那塊玉牌。當初,秦夫人帶著秦可卿到她府上時,她注意到秦可卿的胸前是掛玉的,不過,那天她掛在里面,而此時,她掛在外面,但是因為那玉很溫潤,艾若抱秦可卿時,著意看過,所以認識。再看面容,便能和之前秦的樣子重合起來了,秦可卿不在秦家,怎么跑到忠義王妃家了?

  瑞王妃笑著指著其實長大很多的秦可卿說道,“這是忠義王妃的義女,老圣人憐王妃膝下尤虛,封為永平郡主。”

  艾若和賈敏忙向忠義王妃請安,也老實的跟已經不可能是秦可卿的永安郡主請安,她現在可還是六品的小官夫人,若不是頂著一個榮國府的頭銜,這樣的聚會真心的輪不上她。所以到了這兒,她見人就得請安問好,真是受打擊啊。

  忠義王妃其實也不過二十七八的樣子,但是臉『色』卻臘黃,氣『色』極差,看艾若這樣,忙叫起了,聽聲音就有氣無力的。

  艾若表示,這位別不是受打擊太過,于是也活不長了吧?8shuw.COM熱門小說扒書網網不少字不過身體這樣還要出來,顯然她不是為自己亮相,而是為了身后的那個小女孩吧?8shuw.COM熱門小說扒書網網不少字皇家需要她出來給這個孩子一個名份。此時不該為秦可卿幸運,還是為忠義王妃覺得不幸。老公死了,還得為老公養私生女,真沒地說理啊。

  果然忠義王妃看了艾若一眼,抿嘴一笑,“聽瑞王妃說,賈夫人醫術高明,余這些日子偶感風寒,賈夫人看看,我該吃點什么『藥』好?”

  艾若一怔,看了瑞王妃一眼,上次給她看病,一晃就過了小一年,誰知道自己開的方子是吃了還是扔了,現在忠義王妃又讓自己看病,這葫蘆里到底賣得什么『藥』啊?

  “妾身惶恐,敢問太醫如是說?”

  “我沒叫太醫,不過是讓我放寬心,懶得聽那些廢話。”忠義王妃似乎很堅持了,艾若有點無奈,只能走到忠義王妃身邊,也沒地坐,下人們也出去了,沒人給她拿高凳。只有一手托著她的腕,一手號脈,腦子卻也轉得飛快,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說起了。

  “如何?”瑞王妃替忠義王妃問道。

  “若是妾身看,也只能勸王妃放寬心了。不過妾身倒是可以開個溫補的方子,給王妃調養身體,但根上,還是請王妃放寬心。”艾若笑了笑。

  “不用吃調經丸?”忠義王妃歪著頭,淡然的一笑。

  “那倒不用,王妃『婦』科沒有問題。”艾若笑著搖搖頭,但這個很肯定。

  “你開方吧!”忠義王妃深深的看了艾若一眼,下巴挑了一下,上位者的習慣還真不是說改就能改的,不經意間,曾經的姿態又『露』了出來。

  不過艾若還真沒在意,她那天跟賈瑚,賈珠說了放軟身段的話后,自己倒是自省了一下,自己不喜歡在上位者面前自稱為‘妾身’,其實又何嘗是放軟了身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算是這個過氣的王妃,要碾

电子游艺爆奖视频